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1.失去赶上的大好时机

就在北控看着与领头羊延边差6分急起直追的时候,就在北京球迷也盼望着京城中超德比的时候,北控再度错过大好时机,比赛结束反而扩大为9分。对手青岛赛前排名第9,北控第5,领先对手5分,又是主场,没有理由要失败,尤其曾经2比1领先。但就像主场对青岛中能的进程一样,领先了不会踢了,而且防线洞开。昨天对手就是利用左后卫王存35岁高龄用速度很快的小个子黄毛(可惜不知道名字)屡屡突破而且一再制造机会,匪夷所思的是斯塔诺就是不调整。从换的3个队员看,除去黑人香港籍高梵觉得换晚了,另两个真的觉得没必要换。近半个赛季过去,北京球迷在疑惑,当年那个把国安带到亚冠小组出线的斯塔诺哪里去了?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2.如何看待北控?

北控作为北京市超大型国企,投资搞足球,也体现了对北京足球的责任心。他们做企业非常成功,但足球确实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领域,北控过去没有搞过足球不知江湖之险恶,犯些错误完全可以理解。可能去年八喜距离冲超仅一步之遥,给了北控一个误导,以为更换一些内外援和一个更高层次的教练就大功告成了。殊不知今年各俱乐部都加大了投入,而且去年的成绩与坚决防守反击的策略有关。今年心气儿太高,虽然觉得实力增加可以攻出去了,但暴露出进攻点并不犀利,而由于上压的频率远远高于去年,后防空虚的弊端暴露无遗。战绩的确难以令人满意,其实就其实力本身来说,要冲超需要超水平发挥。作为北控,如何尽快提升自己行业管理水平,也在于他们自身对新事物的学习态度

成绩与大家预期渐行渐远,北控也成了球迷质询的对象。北控对足球是初学乍道,需要时间摸索,国安、首钢也是在多年摸索甚至弯路中成熟的。但有些事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却不去努力是不应该的。比如发球迷围巾与奖品完全可以在比赛日发给大家,但北控定在周一到周五,大家都很忙为什么不能给球迷节省一些时间呢?北控的水务不是也可以网上缴费吗?为什么球迷要这样辛苦呢?其实北控也有难言之隐,比如赛前发物品从治安角度是不允许的,但也完全可以通过快递围巾让球迷免受奔波半天之苦。

成绩不好俱乐部成为众矢之的是规律,一些控诉也出来了,有人转发北京女足一位球员的微博,她们去外地比赛坐飞机,回来让她们按火车票价报销,差价由球员自己补,害的球员晚上到饭店刷碗还钱。这个“控诉”当然让球迷愤慨,既然北控与女足合作何必这么抠门?但实际情况并非北控之过,北控作为赞助方把款打到北京女足管理方,至于如何使用北控就不管了,把抠门的账算到北控头上也冤枉了。其实北控还是为北京足球和体育鼎力相助的,它资金的雄厚怎么也不会这样吝啬,他们仅赞助北京体育基金一笔就一亿元!

3.换不换斯塔诺

北控让斯塔诺替换托米奇,自然考虑到冲超需要层次更高人气更旺的教练。曾经在北京国安执教的斯塔诺成了唯一人选,此时确实没有更多考虑托米奇用这班并不强的阵容带到第4的功绩与能力,没有考虑他对中甲的熟悉要强于斯塔诺。热爱斯塔诺的北京球迷不得不审视,我们是否对他有些感情替代真实?我也曾经看好斯塔诺,对于国安炒掉他也曾经想不通,但今天终于觉得国安的选择是正确的。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斯塔诺在阿尔滨与国安都有过不错的成绩,他有自己的优点,也源于凯塔和卡努特给他省了大心。尤其卡努特,把球队调配的有板有眼,这是国安亚冠小组出线和3比0以及3比1双杀鲁能的重要原因。如果北控有个卡努特,这乱糟糟的场面会好出许多,而现在北控的中场组织实在太差,也让斯塔诺吃了挂捞。

北控也忽略了一个重要情节,就是斯塔诺离开国安后执教以色列超级联赛劲旅海法马卡比,这支以色列最强球队之一在斯塔诺手下竟然滑到中下游。如果仔细行事,本来应该暂缓签约。

现在要更换斯塔诺之声四起,但这远不是更换斯塔诺能解决的,在几个位置上不做更换,谁来了也无济于事,所以不妨让他维持到赛季结束,大家一起积累经验交学费,明年会有希望。

4.北控有反弹的潜力

北控赛季初抱着一蹴而就的想法就很盲目,北控需要全方位的。其实国安本来已经为德比做好准备,而且每场比赛都有国安相关人士到场观看。昨晚北控球迷舞炫泷与弓长日月在微信里就展示他们拍的宋博轩现场观看的照片。不过,除去7月8日为足协杯会德比一番,中超的德比至少要后年了。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北控与国安中超德比渐行渐远

如今北控不仅增添新人从实力看要强出去年不少,球迷也今非昔比。第一场就8000多人!交通还是一大优势,出西门300多米就是地铁,奥体中心开车有车位,散场不拥挤,即使衰落到今天也比朝体球迷多。但架不住成绩与期望相差太远,去年八喜以保级者的面目出现全年才输了3场。今年以冲超豪情开始如今已经输了5场。

看来,冲超不是单纯的钱能解决的,北控还需要时间。

体育场馆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坐标和年轮,北京作为一个文化之都也经历了体育场馆的变迁,《当代北京体育场馆史话》近日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书中考证从1902年1月京师大学堂有了操场,1914年北京建成基督教青年会体育馆,北京有了最早的体育场馆。之后的先农坛、东单、工体、首体、鸟巢、水立方都与北京的成长同步发展。围绕着体育场相关的运动员、球迷、锻炼者、体育场管理者的经历和故事都在书中得到全景式的描绘(国安当然是重点)。工人体育场北门马路对面的体育邮局销售。)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