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毛泽东把五大学生领袖批得抱头痛哭

毛泽东把五大学生领袖批得抱头痛哭

毛泽东把五大学生领袖批得抱头痛哭

毛泽东把五大学生领袖批得抱头痛哭

“坐下,”康生对匆忙赶来的蒯大富说,“谈一谈最近你们那里的情况如何?”

蒯大富擦着头上的汗水,说:“我知道,今天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召集我们到这里来,要我们说的也许就是几小时前的情况。清华园的形势确实不使人满意,井岗山五千多红卫兵自年初以来,一直受压。原因就在于上级领导没有给清华红卫兵更大的支持,反而指责井岗山兵团。在今年四月初的中央文革召见会上,我就曾一再申明,要求中央文革明确支持我们,可是……”

蒯大富有意把目光转向毛泽东,他显然想说服毛泽东。

在蒯大富谈完以后,谭厚兰、王大宾、韩爱晶也发了言。

康生在学生发言以后问毛泽东:“我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吗?”

毛泽东回答:“可以。”

康生随即以一种总结性的口吻说:“红卫兵在文化大革命中基本上是表现好的和比较好的。”

蒯大富还不知足,自吹自擂地说:“完全是正确的!”

江青制止道:“不要激动嘛,不要打断康生同志的话。”

康生继续说:“在整个运动的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在初期,推翻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立了大功(伯达插话:“还有邓小平等”),包括在座的各位,都有过成绩,这点,全国人民是不会忘记的,党和毛主席也是清楚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应该说,有些地方不太好。包括学校。”老奸巨猾的康生一方面吹捧红卫兵,因为那是毛泽东支持过的,另一方面也开始批评,他从毛泽东的神色已经看出红卫兵和大学造反派开始失宠了。

陈伯达接过话茬说:“康生同志的话是正确的,我也表示赞同。前几天,我们中央文革开了一个会,根据现在的状况,为了深化文化大革命的进程,保卫文化大革命的进程,我们想请你们代表全国的红卫兵先走一步,先带一个好头。这就是配合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牢牢地占领教育这块阵地。你们知道吧,这块阵地才是你们的哟!所以,校园内的武斗一定要制止,然后嘛-恢复上课,搞好复课闹革命……”

陈伯达的话还没有说完,几个红卫兵首领已经在一旁嘀哩咕噜地议论开了。他们已经听出了今晚会议的主题,他们个个不仅想在大学里占山为王,而且野心勃勃地想在乱中取胜最后弄个首长当当。可此刻他们知道一个极其不利于自己的结局正在向自己靠近。

时间已是半夜了,会议宣布休息十分钟。五个造反派头头凑到一起,进行紧急磋商,他们知道毛泽东是主宰一切的,必须说服老人家。。

再一次开会时,蒯大富首先站起来说道:“中央首长的意思我们都清楚了。第一,是‘盖棺定论’。对我们红卫兵运动要做出结论,可我们认为,这为时过早,我们不想过早地退出文化大革命这个历史舞台。中央不是号召我们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吗?我们的决心也是这样。第二,是‘祸水东移’。领导同志似乎把今年和去年冬发生的一些事情归结到我们红卫兵头上,整个社会都像是红卫兵在杀人,放火。事实上,我们的行动都是在中央文革小组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直接指挥的。第三,是‘辕门斩子’。红卫兵自去年以来,就不断遭到有些地方的镇压,解放军也介入了。而中央却没有指出这种镇压的错误。现在,中央说我们抓老帅过火了,可他们在干什么?”这些造反领袖当时何等猖獗,抓个元帅批斗他们都认为理所应当。

韩爱晶插话控诉道:“广西韦司令一次下令就关了五百多红卫兵……”

聂元梓接过话茬:“正是这样,有时,我们才不得不进行自卫的。”

江青嘲弄聂元梓和蒯大富:“那你们的意思是让我们同意你们与解放军干下去?可你们行吗?别不自量力了吧。”

片刻,江青又说:“蒯司令,你近来也不是看好吧,清华园你大约有150号人马,最多时也只300人,你能跟他干吗?(手指林彪)他身边就是四个军,你如果能斗得过他,我们倒是想看看。”

林彪在一旁微笑着不说话,他虽然已经做了副统帅,但只是偶尔对军队做些指示,对于学生的造反他基本不掺合。

周恩来插话:“现在同学们回去,停止武斗,把工事拆了,把枪支和其它武斗器械交给工宣队,恢复大学的样子。”

王大宾竟然敢顶撞周恩来说:“这可能一时难以办到。”

毛泽东转向另外几个红卫兵领袖问:“那你们几个呢?”

聂元梓依然不识相地回答:“若这样定论,我们自己不通,回去也无法让红卫兵通。思想不通,怎么实行得了呢?”

谭厚兰表态:“我也是这个意思。”

最沉不住气的是蒯大富。他扯着嗓子喊:“这明显是让我们投降,宣判我们的死刑。我想不通!”

韩爱晶口气也不软:“若是这样,学校的武斗不仅不会停止,可能还会升级,激化!”

双方在摊牌,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有人插话:“是不是改天再谈?”

江青说:“还是今天解决好。若是改天,又不知搞成啥样子

……”

韩爱晶针锋相对:“问题不会这样严重。”

毛泽东突然站起身严峻地说:“这是事实。文化大革命进行两年了,你们现在一不斗、二不批、三不改。斗,你们是在搞武斗,你们脱离了工人、农民、战士、学生大多数,关键在于分两派,搞武斗!”

毛泽东激动起来,手在发抖,连珠炮般的词语射向五个年轻人:“现在消遥派那么多,不搞斗批改,而要斗批走,斗批散。我说大学还要办。但旧的制度,旧的方法不行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还是要文斗,不要武斗。现在提出四个办法:(一)实行军管;(二)一分为二(就是两派可以分两个学校,住两个地方);(三)斗批走;(四)继续打下去。大打,打他十年八年地球还是照样转动。这个问题也不必现在答复,回去你们商量商量,讨论讨论。”

毛泽东接着说:“现在是轮到你们小将们犯错误的时候了。不要脑子膨胀,甚至于全身闹浮肿病。谁如果再破坏交通,放火,打解放军,不听劝告……”

毛泽东更加严厉了。工作人员连忙给他换了一杯热开水。毛泽东提高了声调:

“我再说一遍,如果谁再破坏交通,放火,打解放军,不听劝告,谁就是国民党,谁就是土匪,就歼灭!”

毛泽东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走进另一间屋去了。

满屋的人都呆住了。

五大学生领袖瘫软在沙发上。韩爱晶不知是说给别人还是说给自己:“完了,完了,红卫兵完了……”

王大宾和蒯大富傻呆呆地互相对视。

而聂元梓和谭厚兰则紧紧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他们为失去自己的独特地位而如丧考妣,当不成大官是多么痛苦啊!他们虽然是野心家却还是嫩了点儿,后来岂止是当不成官儿,他们个个锒铛入狱,人人都是反革命罪。想当初,他们随意批斗无辜的人被赞誉为“革命行动”,他们贴出诬陷的大字报被拔高为“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他们把彭德怀的肋骨打断被称为“造走资派的反好得很”,后来都成了阶下囚。他们之中除去谭厚兰年仅45岁在悔罪中病故,其他都已是7旬老人了,聂元梓更是照着百岁活去,他们直到晚年最想不通的是,他们成为反革命不是邓小平复出后决定的,而是毛泽东做出的决定,而毛泽东曾经是全力支持他们造反的啊!

毛泽东把五大学生领袖批得抱头痛哭

(本文摘自1996年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青春的浩劫》,共50万字,由金汕与方正、孟固、陈义风合作完成,金汕进行了部分改动,本博客将陆续登载,请关注)

0

推荐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