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红卫兵砸完北京砸地方

红卫兵砸完北京砸地方

红卫兵砸完北京砸地方

红卫兵砸完北京砸地方

红卫兵在1966年红八月后开始革命大串连,在北京打砸抢后又传播到各地。凡是想砸什么都有充分理由,只要扣上封资修砸什么不仅合法而且还是革命。

1966年9月,北京一群红卫兵来到福州市东郊,闽江北岸,一带山峦绵延数十里,山巅有巨石如鼓,故名鼓山。山中有一座庙宇涌泉寺,为一千多年前的五代时所建,宋真宗赐额“涌泉禅院”。寺院规模宏伟,建有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钟鼓楼、白云堂、明月楼、藏经殿、回龙阁等;尤以藏经、藏版驰名海内外。是福州五大禅寺之一。涌泉寺香火甚旺,最红火的时候,有僧人一千多名,一顿饭就用米一千余斤,除自己食用外,还要招待上香的信男信女们。寺院的素斋比饭馆的鱼肉味道高雅神圣多了。因此,经济效益颇佳。每月仅佛堂前香案上就能收敛五六千元(那时两个人在这里吃一顿饭也就一块多钱),大笔捐赠还不包括在内。1966年秋,蒋介石想趁乱反攻大陆,中国人民解放军也部分调到福建。空军某部进驻该寺,僧人们不懂政治,多少有些不高兴,但也装作旁若无人,念自己的经、吃自己的斋,祈祷佛祖,早日将大兵送走。僧人们的经咒没能驱走军人,而迎来红卫兵小将,想不到眼中钉肉中刺的大兵却又成了他们的守护神,使寺庙在万古不复的劫难中,未彻底毁坏。

在串连高潮中,北京师大女附中学生阮明明途中与同学走散,一个人误搭南下火车,从上海直奔福州,路上结识一群以天下为己任的红卫兵战士,阮明明便入伙同行,开始她的福州之旅。

阮明明等人自幼生长在北京,只游过北海、颐和园,第一次出远门,游览南方的名山大川,特别是深秋初冬时节,依然山清水秀、花木茂盛,风景绮丽,令他们称赞不已。

一天,有北京串连来福州的学生二十来个,结伴游鼓山。他们在参天古木中漫步,在冽冽清泉旁嬉戏。不知不觉来到涌泉寺。远远看到朱檐黄瓦,有人感叹:“真是古人说的,天下名山僧占多。”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红卫兵问:“听说和尚是洋货,和天主教传教士一样,都是洋人用来毒害咱们中国的,是吗?”“没错,哥儿们还真知道点儿学问。”另一位红卫兵回答。

“对,佛教比天主教还可恶,不许吃肉,不许娶媳妇,还他妈不分男女都得剃秃子,可恶之极。”“要是咱们中国人都信了这玩意儿,还不亡国灭种?比鸦片烟还厉害,准是美帝苏修传过来的。”

“不能让和尚们占据咱们的锦绣江山。”“和尚都是卖国贼,为什么他们不当老道?好歹老道也是咱们中国自己的土特产呀。”

“走,造反去!把和尚赶出去!”

深邃幽静、白云缭绕的山林里,传出北京的战歌:拿起笔,作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

一行二十余人来到寺前,排列整齐,齐声高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混蛋和尚,快快滚出来。接受批判。

(红卫兵如何打砸寺庙?如何强迫和尚与尼姑结婚?请听下回分解!本文摘自1996年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青春的浩劫》,共50余万字,由金汕与方正、孟固、陈义风合作完成,本博客已经发出一部分,今后将陆续登载,敬请关注)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