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文革多名教师被学生迫害致死

文革多名教师被学生迫害致死

文革多名教师被学生迫害致死

不久前某报号召学生监督老师的言论,引起了社会各界强烈的不满。想起不久前有人以“党内理论家”的面目号召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都感到当今妄图恢复文革的虽不是大有人在,也至少想山雨欲来风满楼。

文革就是煽动学生揭发老师言论为开端的。1966年6月2日聂元梓在北京大学贴出被毛泽东誉为“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中就开始煽动学生揭发老师:“现在全国人民正以对党对毛主席无限热爱、对反党反社会主义黑帮无限愤怒的高昂革命精神掀起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为彻底打垮反动黑帮的进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而斗争,可是北大按兵不动,冷冷清清,死气沉沉,广大师生的强烈革命要求被压制下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因在哪里?这里有鬼。你们为什么这样害怕大字报?害怕开声讨大会?“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革命人民必须充分发动起来,轰轰烈烈、义愤声讨,开大会,出大字报就是最好的一种群众战斗形式。你们‘引导’群众不开大会,不出大字报,制造种种清规戒律,这不是压制群众革命,不准群众革命,反对群众革命吗?我们绝对不答应!  ”

于是,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都把造反矛头指向老师,而且老师越优秀越树大招风,被学生抓住的把柄最多。中国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之一翦伯赞被北京大学历史系学生揭发,把著作里和授课中的文字言论无限上纲,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的红卫兵和其他中学的红卫兵一起到北京大学燕东园二十八号翦伯赞家中抄家。历经多次批得,翦伯赞戴淑婉夫妇俩不堪忍受,无奈之下服下了积聚起来的安眠药,翦伯赞夫妇各睡一张床,两人都整整齐齐地穿戴着崭新的衣服和鞋子。在翦伯赞遗体的两个下衣袋里,各搜出一张二指宽的纸条,写着“我实在交代不出什么问题……”。

就在煽动学生批斗老师蔚然成风后,中国建筑学界的泰斗梁思成正在京郊延庆县的四清工作队,他接到命令撤回学校参加文化革命。那时他已六十五岁,回到清华园迎接他的是系里铺夭盖地批判他的大字报,说他是与彭真同伙的反党份子,是反动学术权威。学生们此刻对批判老师兴奋万分,反复地唱着“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之后梁思成胸前被挂着一块巨大的黑牌子,上面用白字写着“反动学术权威梁思成”,还打了一个大×,在学生的哄笑声里,他弯着腰踉跄了几步,几乎跌倒,又吃力地往前走去。学生造反派又去抄家没收了梁思成所有的文物和存款(这些文物到现在仍不知去向),停发工资,并把西餐具中全套的刀子集中在一起(12把果酱刀,12把餐刀,12把水果刀),声色俱厉地问思成收藏这么多刀子干什么?“肯定是要暴动”!政治上迫害还要生活上迫害,1966年后三次搬家,直到一家住24平方米阴暗潮湿的房子,来了寒流,气温降到了零下10度。虽然炉子一直燃着,但室温还是处于零度左右。有一天大风把窗上的玻璃一块块全挂碎了,室内温度急剧下降,-2℃,-3℃,-5℃,-7℃……。在这样的条件下,梁思成多次患病,没几年就撒手人寰。

正是在煽动学生揭发老师的恶浪下,全国凡是在校内有一定成就的老师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过批判甚至殴打。不仅大学,中学红卫兵更加凶残, 1966年8月初开始的红八月把学生迫害老师的残暴行动推向高峰,在八一八红卫兵被接见后,第二天的八月十九号,北京女三中校长沙坪就被活活打死了,第三天八月二十号八中的党支部书记华锦,也是女的,也被活活打死了。沙坪死之前被红卫兵逼得喝痰盂中的水。华锦的尸体被挂在暖气上。这真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这个北京女三中就有一名校长加四名教员被害死,还有一名教员被迫害成疯子,七名家属被害死,至少两名校外人在校中被打死(该校红卫兵在外面打死北京居民还未知)。还有北京女十五中校长梁光琪被学生红卫兵活活打死,北京汇文中学校长高万春被逼从4楼跳下身亡。短短十几天北京的学生把老师迫害致死的超过百名,可见,文革引导学生对老师造反无异于大规模的伤害和杀戮!

现在有人借口老师在课堂发表错误言论鼓动学生以及有关部门整肃,这是相当阴险恶毒的,首先老师讲课内容的对错不能由这些人制定标准,在他们眼里真话就是错误,或者不符合他们主张的就是错误甚至罪行。即使老师真的讲课有错误,可以争论批评,但不能脱离法治的轨道挑拨师生关系。这些人说白了就是想引起注意有利自己升迁,那也不该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