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中国足球人才流动可做篮球之师?

中国足球人才流动可做篮球之师?

中国足球人才流动可做篮球之师?

中国足球人才流动可做篮球之师?
 

足球篮球谁是中国第一球始终悬而未决,对此评价标准不一,但能够与足球平起平坐的也只有篮球。而二者的比较甚至较劲也一直在延续着。从成绩看,篮球足以让足球汗颜,但从职业化的力度看,似乎足球又遥遥领先。

最近篮球界出现的徐国翀、王汝恒事件,又掀起新一轮对球员权益的反思。吉林人徐国翀2001年加盟新疆队,他精准的三分球曾单场砍下46分,他不仅是新疆队历史上第一个投中800个三分球的队员,还曾在2009年CBA全明星赛加冕三分王。但32岁的徐国翀毕竟进入了职业生涯的尾声,渐渐从主力沦为替补,他萌生转会的念头本也顺理成章。但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一般俱乐部不重用的球员也不愿给对手增砖添瓦,新疆广汇俱乐部要求付转会费(有种说法他已经是自由球员),徐国翀一度陷入无球可打的困境,虽经长期谈判得以和佛山签约,但因为扯皮造成长期缺乏训练,导致赛季刚开始就受了伤。而另一个在上赛季冒出的山东男篮王汝恒也落入了无球可打的境地,不少人归咎俱乐部太抠门,因为王汝恒的薪金定得有些低,俱乐部又不放他离开,为此他父母出面还发生了一些争执。这本来是公说公有理的事儿,但景况逼得他只能“自残”——一年不打球争得自由身,作为一个当打之年的球员落得这般田地又显得太“残酷”了。

而足球界就很难有如此尴尬的球员,他们转会的自由度大得多,甚至有些足球俱乐部称球员在价格争抢中身价飚增,俱乐部倒成了“弱势”一方。足球球员足以让篮球球员羡慕不已。

这也正是篮球人才流动困难饱受诟病的原因,CBA作为一个职业联赛,由于没有完整健全的球员流动制度,与足球比起来有“死水一潭”的感觉,究其原因,就是CBA名为职业联赛,而球员作为最核心的资源,他们中绝大部分的所有权仍归地方体育局所有(广东宏远在这方面要宽松得多),其直接后果就是举国体制牢牢地拖住了CBA的后腿。由于足球很早就让职业球员基本与全运会脱钩了,所以地方体育局也无需操这份心,而篮球就大不一样了,尤其金牌涨到3块并增设青年项目,使不得不为政绩而战的体育局恨不能把球员攥得更死。这个基本格局导致CBA联赛的职业化进程非常缓慢,加之管办不分离,篮管中心主管联赛,也把基点放在举国体制上,所有球员在这个联赛里都几乎身不由己。而球员在这种机制下也有了自残武功一年来对付俱乐部方式。八年前巴特尔与北京男篮签下一年的合同,赛季结束后大巴向球队提出前往美国治疗膝伤,治疗费由北京男篮承担,北京男篮以为巴特尔肯定会回来而未与他续签合同,最终取得自由身的大巴加盟新疆拿到高于北京的年薪。有人估计,未来用巴特尔方式的球员会多起来,这也是用无情谊的方式对待无松动的机制(欧洲有球员博斯曼命名的法案,今后篮球界也可能出现“巴特尔方式转会”的名词)。

写到这里,足球职业化似乎可以做篮球职业化之师了?远不是这样,足球的转会制度的确可以给篮球一些启示,但足球方面的弯路和教训也足以警示篮球。俱乐部仅仅把引入球员作为提高水平的唯一途径,使得培养青少年的机制远远不如职业化之前。还有转会的阴阳合同、签字费等乱象,以及缺少行规又使得球员虚高的价值早已背离了市场本身,陷入球员身价几十倍增长而整体水平反而下降的怪圈……

中国足球、篮球职业联赛不仅在国内红火,甚至在世界也名声鹊起,而体制混乱的“中国特色”的职业联赛走入正轨却肯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此文是我为《体坛周报》所写专栏,今天已经刊登)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