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陈毅元帅之子的道歉为何孤掌难鸣?

陈毅元帅之子的道歉为何孤掌难鸣?

陈毅元帅之子的道歉为何孤掌难鸣?

30多年前,中共中央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决议,必须彻底否定文革!那时距离文革给国家带来的罪恶岁月很近,即使个别文革既得利益者也只能默不作声,因为文革把上上下下的人都得罪苦了,所以全社会掀起了控诉文革的热潮很得民心。老百姓并没有因过去的苦难而消沉,那几年到处都是百废待兴,人人都对未来充满希望。学生拼命学习争取用知识报效国家并改变自己的命运,从业者努力工作尽快让自己和国家一起告别贫困。可见清算文革并不可怕。
    但后来对文革的态度变得暧昧起来,文革逐渐成为一个禁区,课本上学不到真相,媒体一律不提及,年轻人几乎不知道文革的真相。于是,文革在逐渐复活,尤其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体制的不配套,社会不公与诸多令人痛心的现象席卷而来,人们都在想如何让社会变得公正美好。而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多,各种思潮席卷而来,认为文革是医治当下社会各种弊病的良方者与日俱增。其中大多数人是对文革一无所知,他们认为干部都被打倒、富裕阶层的财产都抄家充公、知识分子都继续接受再教育、“全国山河一片红”更适合改造当下的中国。更有权贵在西南进行了复辟文革的行动闹得天翻地覆进而要推往全国,让人感到文革确有回潮之势,时任总理的温家宝特别提醒各界要警惕文革卷土重来。
    对于文革,能有亲身体验的已经越来越少了,即使当年随意抡鞭子打人抄家的中学红卫兵已经进入了老年。很多人想不到,不久前臭名昭著的“联动”发起者们居然还集会纪念他们的“光辉岁月”,他们以前不敢,因为罪恶昭彰,今天敢了,因为觉得有可能重新评价文革,那需要让社会知道他们的“功绩”,可见文革回潮之势已经蓄势待发。
    而对文革保持清醒态度的也在坚守“必须彻底否定文革”的底线。由于年轻人对文革的真相全然不知,他们对文革的真实情况已经不相信,因为那残酷绝对要超过欧洲中世纪,真实的记载从未看过,加之施暴者受到惩罚的不多,所以文革对60后的人是被遮盖的乱象。这需要民间多多传达文革真实的悲惨画卷,也需要有勇气的人现身说法,哪怕不惜“揭丑道歉”。近年来确实有一些人真诚道歉,如山东的刘伯勤、河北邯郸退休宣传干部宋继超、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等。而最有力度的是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他在信中表示,“作为当时(北京)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同学被批斗,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向“曾经伤害过老校领导、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对于北京八中这个文革的灾区,陈小鲁“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的角色确实有责任,我为写此文也采访过当年八中的学生,他们说由于陈毅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所以学生也就推举陈小鲁带头“造反”,他组织学生对老师的错误批判和上纲上线的确有过,但他确实没有打过人,而且对一些打人现象制止过却难以扭转。比起一些凶残的以打人为乐的高干子弟,陈小鲁还真没有同流合污。对比北师大女附中打死老师、校长的高干子女红卫兵,其实最早应该出来道歉的是那些人。
        陈小鲁提及促使自己道歉的社会原因和自己对现实的担忧:“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股为文革翻案的思潮,我认为如何解读文革是个人自由,但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陈小鲁还说,文革是个“令人恐惧的时代”,自己的道歉太迟,但必须道歉,“没有反思,谈何进步!”
        很可惜,陈小鲁的道歉并未引起连锁反应,虽然是重磅炮弹,也只是孤掌难鸣。
    究其原因,首先如今的道歉只是一种民间行为,在对过去历史旧账从来都是掩盖和封杀的主流前,个人道歉都是孱弱的。其次,有的人如那个操纵西南文革试验田的人翻出当年真实的自己会影响官运,于是装聋作哑,等自己掌握更大权力干脆给文革翻案。还有当年文革的行为过于残暴,能用鞭子活活打死多人的人简直不是人(仅仅1966年红8月北京就有2000多人在红卫兵的暴行下死去),如果站出来道歉恐怕很难得到谅解。不过,正如胡耀邦在担任总书记时候说的,历史是混不过去的!他说的太好了,对于那些当年施暴打死自己老师和奉公守法公民的显赫人物,历史不会忘记,而且会把他们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