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1966818日是红卫兵走上疯狂造反的一天,今天恰好是47周年。

对于如何看待文革,“向前看”一直劝告人们忘记过去的虚幻的梦,“淡化”则是把历史彻底淡忘的阴谋,“青春无悔”是对过去罪恶的粉饰,而几年前西南一隅更是做着大规模恢复文革的预演。还有当年联动发起者前不久集会纪念他们的暴行,更有一些复辟文革的分子甚嚣尘上……

    复辟文革分子尽管难以让历史倒退,虽然“彻底否定文革”已经写进党的决议,但对于复辟文革的势力决不能低估,因为对于文革的罪恶远远没有清算。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莫忘记四十七年前天安门的8.18

 

中国是一个节日甚多的国家,九十年代之后人造的节日固然有点滥,但很多节日如“教师节”毕竟既务实又有人情味。而文革的节日多是政治节,一个最高指示,一个群体的热血来潮,甚至一次疯狂的行动,都可能成为节日。

上世纪60年代,出现一个“红卫兵”节,其声势远远超过今天的任何一个节日,其躁动与疯狂的举动,堪称我们民族的一段丑恶的历史。

红卫兵产生于校园的结社,老一代革命家在上海的秘密建党、在湖南的秘密会议,都给青少年留下史诗般的印象,他们也愿意在自己的青年时代开创天翻地覆的事业。

红卫兵运动起源于五月底的清华附中,也属于校园结社,基本上还是小打小闹,但从一九六六年八月一号毛泽东给清华大学附中红卫兵的一封信则变为排山倒海了。毛泽东在信里边支持红卫兵的造反运动,而且是热烈支持,并且把清华附中红卫兵煽动造反的大字报都作为文件附在这封信下。这如同星星之火掉进了浇上了油的干柴,以疯狂的燎原之势从北京烧向全国。

首先在北京,一些学校的红卫兵向学校的老师造反,拥有“豪华高干子弟阵容”的北师大女附中在8月5日打死了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副校长卞仲耘,北京各校的负责人和教师都陷入了“红色恐怖”之中。而这烈火也开始燃向社会,不少奉公守法的市民遭到抄家和毒打。由于红卫兵是最高领导写信支持的,没有人敢提出半点非议。

当时北京市负责人吴德后来回忆这种做法都知道是错误的,但没有人敢出来制止,只有毛泽东亲自发话才能控制。

而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百万红卫兵正是再一次强有力地支持这场运动,也让红卫兵无法无天的梦幻得到进一步实现。

在这之前8天的1966年8月10日7时15分,先是进行了一场预演,在中南海西门的北京府右街,一个高大肥胖的身影出现了。像神话一般,四周的人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少人下意识地用手去揉擦自己的眼睛,仔细看去,没错,是他——人们心目中无比崇拜的毛泽东!不知谁带头喊出在“毛主席万岁”,顿时引起“毛主席万岁”的巨大声浪。这可急坏了中央警卫局的干部。毛泽东走到大街上,万一出点事情谁能担待?可毛泽东还走过去同群众握手,被握手的个个热泪盈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毛泽东在群众簇拥下登上接待站讲台。这一次,他没有简单地回报簇拥的人群以“人民万岁”,而是提出要求和希望,他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次日,《人民日报》用激动人心的词句报道了毛泽东会见群众的场面,和毛泽东对人民群众的希望。

1966年在天安门的“8·18”盛会实际上是毛泽东向刘少奇为代表的一些他眼中的“走资派”决裂,但却让很多无辜的老百姓跟着陪绑。毛泽东知道这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他在中央的斗争节节胜利,他需要群众的支持,那狂热的崇拜让他心里更有底了,他需要一次更大规模的仪式,那就是天安门百万人集会。

“8.18”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受了红卫兵宋彬彬佩戴的红卫兵袖章,百万红卫兵在广场声嘶力竭地呼喊,他们决心用行动落实毛泽东向红卫兵提出的 “要武”的指示。

文革发动起来最先依靠的就是红卫兵。那时红卫兵已经站在造反最前列,处处都是红色。那在他们眼里是一个何等排山倒海、气壮山河的场面啊!红色的海洋(红卫兵袖章、红语录)、绿色的海洋(红卫兵穿绿色军装),打入如丛林般的棍棒鞭子,直冲九霄的呼喊,泪水滚滚的激动,疯狂打人时的狂吼,积蓄已久愿尽快释放的躁动……凡见过这一场面的人,都会感叹那一代青年人的狂热是宗教都无法比拟的。人们在电视中见到过中东国家的朝圣,见到过许多种膜拜,那都是静悄悄的虔诚,而何曾能释放如此的能量?那狂热连90年代初伊拉克人抬着萨达姆头像上街反美都不可以与之比拟。天安门广场狂热而偏执的气势,堪称史无前例。

1966年8月18日就定格在文革历史的重要一页。一个民族的十年狂热从这一天聚集,一个民族十年的空前浩劫也从这一天汇集。

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的统计,从八月二十号到九月底的四十天内,被打死的北京市民和教师有名有姓的有1772人,还不包括北京市郊区农村的。八月二十七号开始到九月一号,北京市大兴县发生了集体屠杀五类分子的惨剧。县里十三个公社,四十八个大队先后杀害了五类分子三百二十五人,最大的八十岁,最小的才三十八天。有二十二户人家绝户了。这股恶浪迅速席卷全国。

1966年8月18日天安门城楼还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变化,最早提出全党要统一在毛泽东思想旗帜下的刘少奇从第二位变为第八位,他多年来一直是毛泽东思想的忠实拥护者,只是对三年灾害提出一些异议而遭到冷遇,并从这一天开始走向为时不长的人生终点。

推荐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