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伍绍祖的风风火火与晚年的寂寞

伍绍祖的风风火火与晚年的寂寞

伍绍祖的风风火火与晚年的寂寞
伍绍祖的父亲伍云甫50年代与毛泽东握手

伍绍祖的风风火火与晚年的寂寞

伍绍祖的风风火火与晚年的寂寞

伍绍祖去了,让人感到突然。尽管73、84被中国人视作生命中的一道坎儿,但在平均寿命不断增高的今天,73岁实在与死亡还有一段距离,尤其作为高级干部,医疗条件很好,更能高寿,所以很可惜。

伍绍祖具备从政的一切条件。首先父辈就为他铺平了这条路,他的祖父就与革命有了渊源。伍绍祖的祖父伍如春比毛泽东大15岁,却做过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的同班同学,伍如春应该类似解放初期的“调干生”,因为他在家乡已经当了多年私塾老师,为了深造做了大龄学生,与毛泽东有不错的交情。伍绍祖的父亲伍云甫解放前担任过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后曾任卫生部副部长。到了改革开放时代,伍绍祖作为干部子弟、高学历知识分子、国家领导人的秘书,具备青年干部提拔的各种条件。伍绍祖来国家体委之前已官至国防科工委政委,有人认为伍绍祖到体委当主任是高升,其实国防科工委政委到后来也可授上将军衔,但这个调动使他知名度大大提高也是事实。

     伍绍祖来体委有点突然,中国代表团汉城惨败是事先没有想到的,李梦华仓促下台需要一个接替者,对体育并不在行的伍绍祖“空降”。他具备那一代干部钻研、敬业、勤奋、肯学习的特点,他很快从外行变为内行,并成功地领导一支迅速崛起的大国竞技之师。1990年北京具办亚运会人们都记得他累得完全沙哑的嗓音,1992年他率中国代表团到巴塞罗那,以16枚金牌的收获排在金牌榜第四,第二集团之首,应该说中国军团在奥运会真正站稳脚跟就是自此开始。作为一个有思想的领导者,他知道国家体委在多拿金牌之外还需要做很多基础工作,他为体育界的立法、为体制的改革、为开展全民健身、为体育产业的发展、为安置退役运动员的出路,都做了大量的研讨和尝试。足球走向职业化,他很有胆略,因为这是与传统中国体育体制做某种切割,遇到的阻力实在不少。他积极调研,甚至连我这样一个小人物也被点名去参加他主持的研讨会。那是1992年,在国家体委对面的一间简陋的屋子,我和郑也夫教授等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听得很仔细,时常伴有微笑,待人一点没有居高临下的感觉。记得我当时说职业足球真的搞起来,也意味着各级体委对足球的控制会大大减弱,他说:“体委不会因失去控制力而害怕。”那目光很坚毅。

伍绍祖任期内毁誉参半的是兴奋剂,有人说1994年广岛亚运会多人服用兴奋剂和一些项目陆续被查出的丑闻,以及几届全运会很不正常的一些现象,都是他做体育界一把手的时候发生的。也有人则指出,开始出重拳反兴奋剂也在伍绍祖时代。应该说,二者都是事实,也恰恰印证了兴奋剂有过从大行其道到人人喊打经过的曲折历程。

伍绍祖离开体育总局后,心情并不舒畅。据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回忆,伍绍祖曾邀请他到中直机关,那时他任常务副书记,他依然饶有兴致地与卢教授探讨体育界面临不少改革的瓶颈,据卢教授回忆,几个小时很少有电话,来了一个电话还是一位老干部家属要办丧事的事宜,与在体育总局风风火火的节奏大相径庭,多少有些寂寞。人们至今纪念他还提及他为两次申奥所立下的功绩,其实北京奥运会申办进入实质阶段他已经离开体育界,以致申办成功后多次庆功场合都没有这位老主任的身影,据说他也曾为此而不快。

伍绍祖刚到体委这样给自己定位: “我来体委工作是中国体育历史长河中的一段。历史不是从我开始的,也不会到我结束。我是接力中的一棒,这一棒我努力跑好。”他跑的不错,如今可以好好休息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