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教育部长要求一小时锻炼很有难度

教育部长要求一小时锻炼很有难度

教育部长要求一小时锻炼很有难度

近年来中国体育在一条腿畸形膨胀另一条腿不断萎缩的状态下饱受质疑,以至于金牌战略几乎成了贬义词。体育系统总是把金牌作为政绩不断拔高自己,也就必然要承担全民健身效率低下的职责。其实对饱受指责的体育总局来说,多少有点冤枉,干部考核制度的偏颇让他们以金牌为使命确有其被逼无奈的成分,而责任最大的教育部却躲进了万炮齐轰下的防空洞。

一系列铮铮作响的数据的确让中国体育蒙羞:就在北京奥运会中国军团豪取51枚之后,联合国卫生组织进行了一次人口健康状况的调查,中国仅居81位,第一位是日本。当然屈居81位原因有很多,有空气的污染、饮食的不安全、医疗条件的欠缺、教育的落后等方方面面的原因,但如果把全民健身搞好了,至少可以冲到51位、41位。北京市的全民健身在全国属于好的,但北京市已经认识到群众体育、全民健身成为一个短板,青少年的学校体育尤为严峻。近三年来,征兵的标准逐年下降,2007年北京市征兵报名者中仅有46%符合标准。就全国来讲,我国有5亿人处于亚健康,发达城市北京人均体育消费全年不到百元。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吴键博士《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行为调查》发现,中国每天锻炼两小时以上的学生占6.3%,日本每天锻炼两小时以上的学生占21.3%。还有国民体质监测数据立定跳远表明5年下降2.3厘米,大学男生1000米跑5年下降20秒,大学女生800米跑5年下降15.1秒,青少年肥胖率10年增长近50%,近视率10年增长11%……

这一系列令人咋舌的数据最应该问责的是谁?恐怕体育局不该首当其冲,教育部责任更大。而教育部也在不停息的质疑声中力争摆脱这种尴尬。近日全国推进学校体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强调,体质不强,谈何栋梁。他强调要让每个学生学会一两项终身受益的体育锻炼项目,要确保每天锻炼一小时。把一小时锻炼作为刚性要求,不得以任何借口取消、改变。要全面开展体质健康测试。对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持续三年下降的地区和学校,在教育工作评估和评优评先中实行“一票否决”。

看起来教育部门是要动真格的了,多年来还从未有过如此坚定果决的措施,如果全面落实下去并认真实施,会有学生体质的飞跃。但我也感到,真正实现目标的阻力还是相当大的。有人常常用五六十年代学校体育的红火、劳卫制的普及来论证这其实并非一件难事,其实贫困年代的学校体育有其不可复制的因素。那时人们的精神比较单纯,毛泽东一个“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和“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的指示就足以让上上下下顶礼膜拜、奉为圣旨。那时的应试教育也远没有今天这样极端和功利,近三十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今古奇观没有随着扩招而转变。五六十年代一个三级工和大学生的工资相仿,学生不上大学待遇也不差,而且还落得个工人阶级的好成分。如今虽然大学生就业难,不是大学生就别想就业,甚至会受到歧视,这个巨大的生存鸿沟使学生的家长早就算的一清二楚,谁在学校把啃书本的时间匀给锻炼就意味着不平等竞争。还有计划经济年代没听说学生锻炼受伤和学校打官司的,而近年来学生只要在校锻炼受伤学校就百分百地承担责任,如果赶上意外猝死,会让学校陪个底儿掉。所以学校对学生锻炼战战兢兢,甚至明文规定不许锻炼!能怪学校吗?为此我曾经同中国足协副主席薛立交流过,她说她考察日本校园足球,问起学校对受伤的学生负什么责任,日本校长回答,这不是问题,因为学生都上了保险。于是中国足协用万达赞助的款项为部分参加足球比赛的学生买下第一份保险,而全国数以亿计学生的保险需要多少个王健林才能解决?而我没有保险出了事教育部管买单吗?

这一切都横亘在学校体育面前,也并非是一个行政命令就迎刃而解了。但必须承认,倡导一小时锻炼总是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这是我为体坛周报写的专栏,昨天已经在报纸刊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