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从2010年初足坛扫黑风暴开始,原足协高官已经在看守所和狱中度过了近3个年头。今年6月12日,所有涉案人员都做了宣判,他们也都踏实了。

近日与张建强的老友、著名体育产业专家王奇(棋哥)谈起张建强,因为他看了我的新著《大审判——中国足坛扫黑风云纪实》(金汕、黄玲、李迅著,北京出版集团出版)有些感慨。

棋哥由于颇有体育经济头脑,已被深圳红钻集团聘任担当高管,并离开大型国企中体产业集团。棋哥和张建强是多年老朋友,张建强飞黄腾达时,他虽然耳闻张建强收受俱乐部贿赂,但他也无法核实,更不能主动问张建强。棋哥回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中体搞过多次商业活动,张建强作为掌握足球资源的高官,从来没有暗示要钱,最多就是要求喝点好酒。也可能张建强至少明白,中体产业是体育总局的企业,在这里留下名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棋哥所以此时想起张建强,也由于他在深圳有志于把这个年轻城市的足球搞上去,而在整体规划上痛感人才太少。他觉得深圳是足球普及最好的城市,企业足球队有八千多支,深圳的国民经济总产值在全国大中城市中排名第四,一万多个亿。深圳最有条件按足球规律去发展,因为这个特区思想解放,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他坦言自己作为深圳红钻足球俱乐部的高管,特别需要请有国际化眼光的视野的行家。他认为如果张建强出狱他会用他,作为国际足联委员这方面的专家,张建强有完整的理论优势。作为足球运动国际化的专家(张建强是FIFA委员),真是希望张建强能就青少年足球的发展、社会足球的发展、足球信息化(球探等)国际化交流等拿出一个完整计划,但短期内是不可能的了。

谈起老友,棋哥说其实张建强起初不是这样的人,关键是大环境太差了,有一整套体系在把他步步推向深渊,加上他不能把握自己,终于坠入犯罪深渊。

棋哥认为《大审判——中国足坛扫黑风云纪实》一书对张建强的人生轨迹把握是准确的,在十八大以后刮起的廉政风暴里,可以给一些人警示。为官者必须谨慎,在混沌的环境里有些做法会有法不责众的麻痹,而一旦被盯上,就万劫不复、悔之晚矣。

《大审判——中国足坛扫黑风云纪实》一书是这样记载张建强的:

 

北体大出贪官了

2010年1月15日,北京西郊北京体育大学

北体大是中国体育界最高管学府。从这里,走出了无数的奥运冠军、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当然大多数先冠军后进校)。体育总局许多官员也都是该校培养的。

中国足协、足管中心有“北体帮”一说:谢亚龙、杨一民、张建强、蔚少辉、李晓光、冯剑明等都是在这里毕业或接受培训。昔日掌门人谢亚龙还担任过北体的副校长。

傍晚,几个人来到北体大传达室,一个操东北口音的中年人问看门老头:“大爷,你好,张建强住哪儿,他家有电话吗?”。

张建强从北体大毕业后,曾留校当了教师,后来学校分给他一套房(爱人也在北体大)。他调到中国足协后,一直住在北体大,不正,他这个人不张扬,在传达室里没有宅电记录,老头一指:大概在那座楼,反之,他不住新楼,他离校早,没资格住。

张建强住在老楼三室一厅大约110平米的大房子里,这是北体大分给副教授以上的职工建的。张建强的爱人刘女士是校医院的护士,张建强也没到副高,不过正处级也不软,加上足协和北体大都是总局系统,由总局协调,张建强于1999年分到了一套。

几个人向这栋楼走去,这时,他们发现一对中年人正往这边走来,他们牵着一条哈巴狗。来人细端详着,小声说,注意目标出现。

几个人到中年人面前,问:你是张建强吗?

张建强一惊,点点头:我是

来人淡淡地说:找的就是你,我们是辽宁公安厅专案组的,你涉嫌受贿犯罪跟我们到沈阳协助调查。同时,出示了证件。

张建强怔了,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也知道多年来给自己生活带来舒适和富足的种种行为也将把他推到不愿去的地方。他无奈地说:“我跟你们走”。

据目击者说:他夫人刘女士当即晕倒在地,根据公安部有关办案规定,警察去外地抓捕犯罪嫌疑人时,应请当地警方配合。一同来的几个人,并没有当地派出所的北京警察,不过,由于此案是专案,又是协助调查,北京警察未出现也属正常。

“北体大出贪官了”。消息传出,令北体大人震惊。

张的邻居对张一家没有什么好印象,一位邻居评价他们:一家人都很高傲,觉得高人一等,周末家人出去玩,遇到熟人从不打招呼,大家都觉得太牛气。

这,符合足协内部对张建强的评价,话不多,不喜欢抛头露面,但是够强势。

李志民供出张建强

一个多月前,足坛反黑开始,专案组抓获了足坛大佬王珀,王珀长期在陕西国力任总经理,他供出了国力俱乐部多场假球。专案组顺藤摸瓜,抓获了国力俱乐部董事长李志民,从国力的账上,发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国力主教练受俱乐部委托送给张建强90万元。

专案组找到了这位教练,他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1997年4月,这位教练来到了北京,他在北体大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宴请张建强,席间这位曾经的亚洲第一后卫说:“建强,今年国力队要冲甲级,难度不小。老板李志民为国力投了不少钱却没有任何收益,今年要冲进甲级,说完,他掏出40万元,递给张建强,请他在选派裁判上关照一下国力队。

此时的张建强,刚刚主管裁委会不久,由于前任蔚少辉口碑太差,足协掌门人王俊生决定由张建强主管裁委会,应当说,王俊生对张建强是抱有厚望的,觉得他是个实在人。但是,40万的诱惑对他来讲也是可观的,90年代很少有人能一次得到40万。

其实,在中国足协工作久了的人,心里都有些不平衡,凭什么俱乐部教练、球员一年能挣了几十万,几百万,我们一月才能挣2000多元。这种不平衡时刻诱发着自身的贪念。他知道,主教练年薪一百多万,我就拿个40万也算平衡了。这是乙级联赛,没人关注,作点手脚很容易,他笑纳了。

当年9月,他指派陈超去执法中乙决赛,由于陈超的官哨,国力队最终以1:0胜亚泰,获第三,进入甲级。

1998年10月底,受益方派教练来到了中国足协办公室,送给张建强50万元。

张建强一想,上次没人发现,这次就更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专案组拿到这90万重大行贿受贿证据时,立即将张建强带回沈阳协助调查。

在辽宁警方一间审讯室里,办案人员开始提审张建强。

办案民警目光盯着他:张建强,你从陕西国力一家就收了90万,还从其他俱乐部拿没拿钱,你要主动交代,争取从宽处理。

张建强一拍脑门:让我想想,张建强开始交代了几家俱乐部送来的钱。1999年9月,云南红塔为在裁判选派中得到照顾从而确保冲甲A成功,由时任球队助理教练王立人在北京市顺峰酒店送给我3万元,云南红塔在当年的甲B联赛中杀出,晋级2000年甲A联赛。1999年12月未到2000年上半年,山东鲁能为感谢我在裁判安排方面的关照,获得1999赛季甲A和足协杯冠军,总经理邵克难先后两次在北京向我送了40万元。

张建强继续交代:1999年下半年到2000年底,江苏舜天为在甲B联赛中获得裁判的关照,通过时任该俱乐部总经理潘强先后四次送给我共计8万元。1999年,上海申花为在甲A联赛中在裁判的选派和执法中获得关照,通过潘强送给我10万元。

办案民警听完他的交代,有些不屑地说:你管裁判那么多年,有没有和裁判联手做球,收受贿赂,张建强低下头,让我想想。

张建强供出陆俊

张建强与陆俊,是北体大的同学,陆俊的走红与张建强密不可分。2003年,张建强已被轮岗到女子部主任。2003年11月,甲A第26轮,上海申花主场对上海中远,赛前,张建强找到陆俊,希望对申花有所关照,别让申花吃亏,事后会有表示,陆俊心领神会,来到上海。

张建强的律师,辽宁同格律师所合伙人金文权向我们表达了他的看法,这场球,不能称之为官哨,因为张健强当时是女子部主任,没有选派裁判的权力,他的行为,是代表上海申花的个人请托。

那场球,申花队以4:1获胜,申花4个进球均无问题,陆俊在判罚上也没有明显偏袒申花,但后来陆俊介绍秘笈时说过,只要用哨子控制节奏,把一方的节奏打乱就有效果。中场休息时,他还挨了中远老总王国林一拳,被王骂道:你是天下第一号大骗子,收钱还不办事,这场比赛未被认定为假球。这,也许是陆俊都有请托,中远可能先付了钱,不管怎么说,这场比赛尚属正常。

两个星期之后,在张建强办公室,张建强将35万送给陆俊,陆俊收下了。这70万是上海申花托人送来的。

从法律上讲,起诉书开始将这35万定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认为张建强是陆俊的共犯,应当说,这个认定是有道理的。

张建强向专家组坦白了这件事,不久陆俊落入法网。

张建强操纵渝沈之战?

“渝沈之战”,是上世纪末最受关注的一场比赛,时至今日,还有诸多谜团未解。原中国足协常年法律顾问杭泉明先生曾作为足协调查组赴海狮俱乐部进行调查,他至今对此讳莫如深,他只对我们讲了一句话,公安机关并没有认定这场球是假球。

有关渝沈之战的版本在社会上流传的很多,有说了380万搞定的,有说赛后分钱的,此次专案组并没有追究此案,想必原因有很多,它已过了十余年,即使有些队员收了几万、十几万因已过了追诉期,不宜再追诉了。

但是,章健分6次送给张建强68万却赫然列在起诉书上,成为张建强受贿的重要证据。

章健在1999年为沈阳海狮保级不遗余力。在比赛前,他6上京城,找到张建强要求派官哨,张建强一直没有答应,他就来一次送一次,最后总额达到68万。

但是,张建强并没有完全答应章健,他说:这场比赛涉及升降级,那么多眼睛盯着,官哨不好派,你们还是从其他方面想办法。

章健听后有些灰心,他只好又找其他官员(包括南勇),又开始公关重庆队。

张建强派出陆俊担任第四裁判,第四裁判是候补裁判,只有主裁和边裁无法工作时,他可以递补执法。坊间称,陆俊在中场有意拖延下半时开球时间,使海狮队最后一刻进球,这也没有追究。

其实,那场比赛开赛前双方已有策划,上半时重庆队先进球,给人以真打假象,下半时海狮队板回一球,最后几分钟再进一球。从领队、官员到队员都心领神会。只有重庆队主帅李章洙被蒙在鼓里。中场休息时,先是休息室的大铁门怎么也打不开,后重庆队员为欢送保罗集体照相,这样一来,下半场时开场推迟了5分钟,这5分钟是双方做的。

渝沈之战结束后,王俊生痛斥当值比赛监督王有民,认为他监督不力,他还受到通报批评,但并未批当值主裁,也没有涉及张建强。更重要的是,认为张和陆联手做球,似乎证据不足,张建强没有给陆俊一分钱。但是,张建强的行为是典型的收钱不办事,且有谋利承诺,因此,将68万定为贿款无任何争议。

本文作者之一华民2002年在北京足球报任记者,3月份的一天,该报收到一份传真,称张建强大肆收受贿赂,华民又问了其他几家媒体,他们说,也收到了这份传真。华民亲自向张建强核实此事,张苦笑道:很多朋友打电话向我求证,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全是编造。华民回忆,张建强当时脸色有些慌张。

小钱也要挣

张建强到女子部后,失落了很多。女足是贫穷的代名词,和男足有天壤之别。但是,挣了大钱的张建强是绝不放过任何捞钱机会的。他明白:苍蝇也是肉,小钱也要捞。

从2004年起,他收了江苏华泰女足两次共8万元。从武汉体育局足管中心收了3万元,收湖北足管中心1万元,收杭州女足2万元,以上总计十几万元。

这些,与张建强以前收的钱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但是,他也不轻易放弃这些敛财的机会。

家人的理解令张建强感动

张建强的家人找到了辽宁同格律师所律师金文权,希望金律师为张建强的代理律师,金文权同意接受代理。

去年冬天,专案组通知金律师,可以同张建强会面了。之前,张建强夫人刘女士找到了金文权,让他转告张建强:你在里面安心改造,我和孩子在外面等你。

当金律师将此话转给张建强时,张建强感动得流了泪。

公正地说,张建强对中国足球是有一定贡献的。

由于有外语交流的优势和对业务的钻研,张建强与亚足联的人际关系混得不错,后来还荣升亚足联裁委会副主任。鲜为人知的是,张建强与当时掌握亚足联裁委会工作大权的泰国人布佐将军私人关系不错。不可否认的是,那时也是国足裁判最风光、出国执法足球比赛最多、最受重用的时期,很多裁判通过走出国门,通过执法国际比赛提高了自己的裁判业务水平,包括陆俊被选中担任韩日世界杯的裁判工作。

正是因为与布佐关系不错,在韩日世界杯预选赛期间,张建强代表中国足协和以他个人的名义两次请布佐到广州和昆明做客并视察主场接待工作,全程都由他陪同。此行,为中国足协在亚足联增加了不少“印象分”。

而且,中国队在预选赛上保持不败并出线,与布佐将军派遣的裁判也有一定的关系。张建强凭此政绩,成为足管中心副主任热门人选。

2003年,张建强出任女子部主任。

从管裁判到负责女足工作,对张建强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当时的中国女足已今非昔比,水平大幅滑坡,联赛因资金不足,难以找到企业支持,举步维艰。不过,张建强还是很快进入了角色,想尽办法寻找企业支持,并动手起草中国女足未来发展规划,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利用将在中国举办女足世界杯的机遇,重振中国女足的雄风。虽然后来中国女足水平没有出现质的变化,但他不止一次对外炫耀,在他的任期内,国内的女足联赛还是出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包括这次庭审公开揭露的曾向他行贿的江苏俱乐部和另一支女足球队,都是在他的关照和中国足协的扶持下,一跃成为了女足的顶尖队伍。

当然,功是功,过是过,功不抵过,过也不能掩功。

法庭采纳了律师部分意见

2011年12月,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决定审理张建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开庭前,金文权在铁岭看守所会见了张建强。张建强对金律师说:我通过学习法律,感到我有可能被数罪并罚,因为我有两个罪名。

金律师一想,觉得这个问题很有道理,张建强受贿应在10年起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应在5年起步,若数罪并罚,怎么也得14年。他安慰张建强说,我会向法院反映此事。

开庭前,法院特邀控辩双方开了一个碰头会,金文权律师向法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法律是公正的,对被告人的惩罚应按此原则。以刑罚本身来讲,应判张建强数罪并罚,但若数罪并罚后的结果高于单一罪名,就显失公正了,希望法庭考虑。审判长点点头,表示认真考虑。

金律师对我们说,本来,我的辩护思想是辩掉张建强的几个罪名,但我拿到检方的证据一看,心凉了,公诉方出示的证据太全,我根本辩不下来。我准备改变思路,从张建强身份上下一番工夫,力争让法院认定张为非国家工作人员。

2011年12月中旬,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张建强案。

金文权律师在辩护词中提出:中国足协是民间社团,张建强任中国足协裁委会主任、女子部主任,是非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某俱乐部送他90万,是针对他裁委会主任身份的。章健亦如此,女足送他钱,是针对女子部主任身份的,这些受贿应属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

公诉方认为,张建强是属国家机关(足管中心)派往社团从事公务人员,应认定为受贿罪。

金律师告诉我们,公诉方开始认为张建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现在,他们将张的身份定为国家委派执行公务的人员。这一改动,我们就显得有些被动。公诉方这个观点,有相当的道理。但我还想二审搏一下。

法庭上,张建强做了忏悔,他说:由于自己要求不严,放松了世界观改造,加上自己有这样的心理平衡,收了钱未办事就不算犯罪,如收鲁能的奖金及女足的钱。我昔日为中国足球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他担任女子部主任时曾取得过很好的成绩,希望法庭能考虑到这一点从轻处罚。

2012年1月下旬,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张建强受贿273万,判处有期徒刑12年,没收非法所得(张已交回260万)。法庭采纳了金律师的意见,将起诉书中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变更为受贿罪,避免了数罪并罚。

金律师和张建强作庭前商定法院判决后,你看我一眼我来决定是否上诉,可是,张建强马上表示,不上诉,金律师表示,那就尊重张建强的意见。聪明的张建强知道,他受贿的数字不可能再轻,今后要认真改造争取减刑.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棋哥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张建强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棋哥为老友张建强再度惋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