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剖析足协第一个被释放的官员范广鸣

剖析足协第一个被释放的官员范广鸣

 

范广鸣刑满释放了!他是足球贪腐案涉案的首位原中国足协官员,也是被判刑的官员中首个被释放的。按说此时不该打搅范广鸣,因为他可能最希望的是过一个平静的春节。

需要声明的是,此文是拙作《大审判——中国足坛扫黑风云纪实》(金汕、黄玲、李迅著)中的一篇,是他宣判不久后写成的。为此文我们采访了一些相关人员,尤其著名律师李阳为我们提供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我们深信此文不会让人们憎恨范广鸣,反而会觉得,某些官员一旦以为法不责众也去趟浑水,就要承担风险,因为犯罪成本很低的体制也总会抛出一些人……

 剖析足协第一个被释放的官员范广鸣

剖析足协第一个被释放的官员范广鸣

 

范广鸣是此次中国足坛反腐打黑中最早落网的足协工作人员。他的辩护律师是北京海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阳,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幽默地说:我的名字好记,只要想起了疯狂英语,就能想到我。范广鸣案,它受人高度关注缘于他是足协第一个被“带走”的,而且参与一场球就拿了25万元,本以为判个8年10年都不为过,但最终才三年半。在外界看来,称它:“高高举起”,是因刚开始时媒体热炒此案,给人以罪行严重、难逃重判之感,说它“轻轻放下”,是因最后范广鸣仅获刑三年半,其一波三折的辩护过程又是怎样的呢?

足协老臣范广鸣被带走揭开足协冰山一角

范广鸣的名字被人们熟悉是因为他的被审查,揭开了中国足协这个知名度很高、名声很臭、谁都可以骂、谁也奈何不得机构的冰山一角。他不是足协的红人,铺天盖地批判足协的文章也从来涉及不到他,因为都知道他在足协无足轻重,甚至其地位岌岌可危,他手中掌握的公权少之又少。可谁也没有料到,第一个被带走的竟然是他。

老范出事了,一个足协不起眼的人物似乎融化了多年坚如磐石的冰山一角……

想当初范广鸣在辽沈大地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曾与许建平、林乐丰、杨玉敏、李树斌等人是队友。上世纪80年代,他是辽宁队正选中锋, 80年代的球员还是讲究脚下技术的,他的过人、射门都有一定功力。范广鸣退役后,进入中国足协工作,他有一定能力,从事的商业开发工作做得有些起色,有时,他也受中国足协委派到各地去做一些具体工作。1996年初,沈阳海狮俱乐部成立,他受中国足协委派,到那里参加庆典。2009年11月初,他受足协委派以钦差大臣的身份指导在武汉举行的乙级联赛。当时他正接手机,对方突然听不到他的声音,此后谁也联系不上他了。

不久,李阳律师在电视看到这个消息,他既震惊也感到早晚会有这一天。李阳曾经在10年前到中国足协工作过一段,他是中国足协聘请的法律顾问。李阳是个足球爱好者,也身体力行地参加过不少业余比赛,即使当时已过而立,仍随北京律师队四处打比赛,可以说他到足协工作完全是出于对足球的热爱。在足协几年,他感到这个行业在民众中的影响力甚大,也觉得足协工作人员就辛苦程度来说要超过大多数行业,同时也感到外界对这个机构工作人员诱惑力实在太大。李阳那时就觉得这些人也许会在浑浊的环境下永远安然无恙,也许会在某一天打开缺口轰然塌陷。难道范广鸣就是这个缺口?

很巧,没多少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打开听到的竟然是范广鸣亲属的声音:“李律师,不好了,老范出事了,他二号在湖北被公安机关带走了。”

李阳说:“这事已经轰动了,但电视所反映的很简单,究竟怎么回事?”

对方焦虑地说:“不知道啊,你是律师,又是老范的朋友,你赶紧帮他想想办法,能不能尽量轻判。

此时李阳正在忙自己的案子,感到有些无暇顾及。他擅长经济、合同纠纷,在这个领域他有不凡的造诣和接不过来的活儿。像范广鸣这种官司比较复杂也难以有较高的收入。不过一种与范广鸣有过交往的情谊,他也不能一推了之。

辩护律师李阳眼中的范广鸣

李阳回忆起和范广鸣的交往:本世纪初,中国足协成立了03、04办公室,培养青少年,由青少部主任冯剑明牵头,李阳当时出于对足球事业的热爱被借调到了03、04办公室工作,范广鸣也在那里工作,两人是同事关系。李阳作为临时帮忙在这个办公室还无所谓,而作为足协老臣子的范广鸣被放到这个被戏称为“不三不四办公室”就有降格使用的嫌疑了。李阳觉得范广鸣性格比较内向,对于工作和外界评价抱着随遇而安的轻松心态。足协掌门人阎世铎对干部用公务员标准进行考核,范广鸣自小进入专业队,文化知识肯定是弱项,加上其他指标也不高,使他被列入过末位淘汰之列,但他还能平静地接受,而且不怨天尤人,该工作就工作,该打牌就打牌。到了牌桌,他有一股永不厌倦的热情,而且足协基本没有人玩儿的过他。2003年非典期间,女足世界杯不再在中国举办,现代汽车赞助的一辆公务车就要从上海赛区开回。李阳和范广鸣、蔚少辉到上海取车回京,一路上范广鸣寡言少语,只听蔚少辉侃侃而谈、天南地北、云山雾罩。虽然与范广鸣交流少,但一千公里的行程也建立了松散的关系。后来,范广鸣感到在足协难有发展,去新加坡工作一段,李阳则离开足协到律师事务所工作,失去了联系。

李阳接到范广鸣亲属的电话,感到有可能是范广鸣记起了他同时也了解他,想找一个信得过的律师度过困境。李阳安抚着说:“不要急,咱们找个时间见见面,我了解一下情况。”

此时,范广鸣被抓的消息在中国足协内部不胫而走,许多人都发出叹息,老范这次是祸不单行啊!几年前,他儿子得了白血病,花了一笔巨款,结果还是不治而亡。不少朋友,包括俱乐部的朋友纷纷慷慨相助,有人猜测,他会不会因收了这些不明不白的钱栽了跟头,如果是这样,麻烦不会太大,毕竟是为救命。也有人敏感地觉察出此次事件绝不会到范广鸣这里就戛然而止,甚至个别人立马儿显得心事重重。

李阳和范广鸣的家属见了面,简单地聊了几句后,便办理了委托手续,成为范广鸣的代理律师。

几天以后,李阳来到了沈阳,找到省公安厅,要见范广鸣。

此时的沈阳,已早早进入冬季,刺骨的寒风吹得李阳喘不过气,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刑事诉讼分三个阶段,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审判阶段、犯罪嫌疑人在侦查阶段有权聘请律师,有关部门应尽快安排律师同嫌疑人见面,应当说,李阳此次去沈要求见面是完全符合《刑事诉讼法》及相关规定的。

李阳不明白专案与普通刑案有什么区别。毕竟,范广鸣案不涉及国家安全或者国家秘密,也不是什么跨国毒品、走私案件,有那么神秘吗?不过,李阳也表示理解,这次足坛反黑是公安部统一部署,也有其不一样的地方吧,办案者也考虑到案情复杂波及面大,弄不好会形成攻守同盟!

李阳回到了北京。此时,京城媒体开始炒范广鸣被抓了。央视《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都做了详细报道。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街谈巷议几乎都是中国足球的话题。谈到范广鸣,不少人都说:“老范要判10年以上!”为什么这么说,范广鸣是足协官员,他操纵比赛,收取钱财,帮助广药获胜,收钱数额超过10万数额巨大。(待续)

剖析足协第一个被释放的官员范广鸣

李阳律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