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前不久写过《江青为什么提拔几位帅哥当部长》,很多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惊叹江青权力之大,提拔几个帅哥当部长如履平地。也有些人觉得这几个人业务上毕竟很过硬,如果不是江青提拔而是改革开放后提拔绝对前途无量。这个假设是对的,几位帅哥部长其实就是提拔的“点儿”不对(当然个人品质也决定他行使权力时整人的轻重),而仅凭觉悟很难抵御时代汹涌而来的大潮。他们的结局不禁令人感慨万端,也提醒热衷从政的人不要在乱世中急于求成。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李玉和”钱浩梁今年已经79岁,即使今天虎落平阳也难以让人们把他和李玉和割裂开来,尽管京剧李玉和的首演是李少春大师。江青赏识钱浩梁时说姓“钱”不好,并为她改名为“浩亮”,江青倒台他也被隔离,而出来后马上需要恢复被迫改掉的原名——钱浩梁。钱浩梁从演员到文化部副部长虽有“直升飞机”之嫌,但他确实是青年演员中的尖子,政治上要求进步,为人谦虚敦厚,文革前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京剧大师李少春对自己能有这样一个学生而感到高兴,并力推钱浩梁作为B角在《红灯记》的演出中频频亮相。但在他开始走红的1965年,他在张春桥、姚文元的阵地《文汇报》上刊登了他的《为无产阶级英雄立传》一文,文章当时在京剧界就有很大议论,钱浩梁毕竟只是B角而且是老师李少春提携,怎能只字不提李少春呢?其实钱浩梁文革中做的很多事人们已逐渐淡化,但对于抛弃恩师却是中国传统文化所不容,钱浩梁真该趁健在解释一下究竟是两位超级文痞不让提还是他自己就不想提,否则负面影响太大。

1969年4月,钱浩梁“当选”为中共“九大”代表。起先,江青准备让他当中央委员,找周恩来说了好几次,但周恩来拒绝了江青的要求,但还是顺利地“当选”为中共“九大”代表。后来周恩来让钱浩梁正确对待,钱浩梁也表示“一切听党安排”。1970年5月,浩亮开始参与国务院文化组对全国文艺的领导工作。1975年四届人大后不久,浩亮被任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

1976年10月的春雷把浩亮从天上轰进地狱,1981年,经过长达五年的隔离审查,浩亮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年底,浩亮恢复了钱浩梁的名字,怀揣着一张“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开除党籍,降一级工资”的“组织决定”,回到了中国京剧院的家——魏公村一幢筒子楼的两间背阴小屋。作为把京剧视为生命的艺术家,当然希望尽快从事老本行,但“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实际上还是个枷锁,因为本质是敌人,宽大后才是人民。谁要是重用敌人就要承担责任,加上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钱浩梁也有意无意地整了不少人,所以想在舞台再度辉煌已是奢望。后来一位喜爱京剧艺术的河北省副省长把钱浩梁调到了石家庄市的河北省艺术学校教书,他很敬业,编写了《戏曲基本造型十五功》的教材,为学生教授并排练了盖(叫天)派剧目《一箭仇》、《雁荡山》。钱浩梁平时从不谈文革的特殊经历,无奈讲起来也是检讨自己。但文革的走红也让他不断付出代价,在评高级讲师职称时报到省里后却未获批准,其实论他的艺术水准和资历,哪怕在中国戏曲学院也应该评为教授,还是那位副省长明确表示:“钱浩梁的职称应该批,他是难得的人才,要用人所长,我们要把党的政策落到实处。”这些坎坷也影响了身体,就在1992年1月钱浩梁应邀到济南出演《龙凤呈祥》《甘露寺》《回荆州》等剧时,钱浩梁得了脑血栓。他凭借顽强的意志,一点点地恢复了说话、走路、吃饭的功能,1998年前后奇迹般地基本康复。之后,钱浩梁和妻子曲素英偶尔演出,总会遇到老票友起身像年轻人一样高喊:“《红灯记》!《红灯记》!《红灯记》!……”。

钱浩梁晚年还算安逸,独生女钱红南在美国留学,毕业后在那儿找到了一份工作。钱浩梁虽然热爱京剧,因年龄也很难登台了。至于做人则依然低调,不希望提起大红大紫的年月,只希望人们忘记他。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当过十大中央委员、国家体委主任的庄则栋50年前的知名度和人气比今天的姚明、刘翔、孙扬都高,因为那时候能拿世界冠军的只有乒乓球,而庄则栋是无可争议的头号选手。1971年作为一个运动员,庄则栋还做了一件远远超越乒乓球运动的大事,也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小球推动大球”,他第一个做了中美交往的牵线人。其实毛泽东、周恩来都很欣赏他,江青曾经给庄则栋讲过一段往事,就是1961年在北京举办世乒赛,中国和日本决赛打得紧张万分,正看直播的毛泽东对着电视机屏幕里的庄则栋说:“我的小祖宗,你快给我拿下来吧!”

文革中江青也极力提拔他,到了后期他与四人帮走得近了些。庄则栋在四人帮被粉碎后也经历了几年隔离审查,受了处分后恢复自由,起初在山西乒乓球队当教练,后回到北京没有一个专业队敢用他,而按业务能力庄则栋做国家队教练都绰绰有余。北京市给他安排在北京少年宫当老师,其实也是一份很稳定安逸的工作,虽然拿不到国家队的丰厚奖金,但凭借极大的知名度和演说能力及上乘的书法,日子过得也很滋润。加上夫人佐佐木墩子对他生活的精心照料,晚年很充实。非常不幸的是,2008年68岁的庄则栋查出癌症后,几年间做了近10次手术,与病魔进行顽强的抗争。在病情恶化时,他也想过用有尊严的安乐死解脱,但家人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抗争。体育总局和乒羽中心当时各拿出5万元用于治疗,从2009年起,乒羽中心每月拿出4千元补贴,用来雇人照顾庄老。财政部批了每年80万专项经费额度(用于化疗的自费药部分),从总局体育基金会专项基金支出。目前庄则栋病情不乐观,我们共同为他祈祷吧。至于他政治上有过一段曲折,30多年的时间过去,人们也会更客观地看待。那时他才30出头,把一个不大懂政治的运动员扔进政治的漩涡,他怎么可能把握准?况且很多事情是伟大领袖指示让做的。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刘庆棠是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中处分最重的,因为他的罪行更重态度最差,而且与四人帮有过秘密活动,1975年10月,刘庆棠到上海,参与江青亲信王洪文、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人的密谈。王洪文对他们说:“邓小平这么大胆子是有总理、叶副主席、李副总理支持。” 回京后刘庆棠积极传达部署。这位官至文化部副部长、中共十大主席团成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主席团成员的“芭蕾王子”于1976年10月后被隔离审查。1983年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诬告陷害罪判处刘庆棠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由于刘庆棠得势时太“花”,受够了气的他的妻子决定与他离婚,他的子女也与他脱离了关系。后来患了肝硬化的刘庆棠获准保外就医回到老家辽宁盖县寄居。回乡不久,做人落魄、经济拮据的刘庆棠在大连遇见了原来文工团的战友沙音,这位女性接纳了还在刑期而且身患重病的刘庆棠。刘庆棠在沙音家几次发病,危在旦夕,这位女性一次次拯救了他的性命。后来刘庆棠刑满释放成为自由公民,文化部落实政策给了刘庆棠北京一套住房,他与沙音一刀两段,因为他又攀上北京一位干的很红火的女性。刘庆棠与钱浩梁、庄则栋不评论文革不一样,他直言不讳地向记者们回忆江青干过的一些好事,他还酝酿创作芭蕾舞剧《岳飞》,但未能实现便离开人世。

于会泳是江青提拔的帅哥部长中职务最高的,从艺术成就衡量他也高于钱浩梁和刘庆棠,如果他活着称之为“音乐大师”也不为过。人们回忆于会泳上了贼船的确执行了江青的很多指示,但在做人上与刘庆棠有不同。刘庆棠上去后无论对老领导、老师都六亲不认,而于会泳对恩师贺绿汀(《我们都是神枪手》的作者)还是收敛的。“文革” 中贺绿汀受到批斗,于会泳曾想利用自己的影响把贺作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受害者”加以“解放”,被张春桥斥责为有“糊涂”观点。张春桥还特意安排于会泳主持第二次批斗贺绿汀的“电视斗争会”在全市转播,人们发现于会泳主持这次批斗大会时,说话并不声色俱厉,而贺绿汀在会场上说话掷地有声,也展露出于会泳内心矛盾的心理。

江青提拔的几位帅哥部长的结局

1976年10月中旬,中央派出工作组进驻文化部,于会泳被定为“江青反革命集团”成员而隔离审查。于会泳被隔离后曾经深刻忏悔,写了多达17万字的检查和交代材料。于会泳起初觉得自己有罪而没大罪,文化部部长被撤总可以回上海音乐学院教书,哪怕回胶东老家的县文化馆或县剧团搞搞文艺工作。但不久中共十一大的政治报告中直接点了他的名,这意味着自己被列入“永世不可翻案”之列,他精神垮了。1977年8月28日上午,于会泳提笔给母亲、妻子和女儿写下遗书:“我跟着‘四人帮’犯了罪,对不起华主席,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的结局是罪有应得,只有一死才能赎罪……我恨透了‘四人帮’,也恨透了自己;消除旧的于会泳……希望你们永远紧跟英明领袖华主席和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革命到底。”晚8点左右,他把拘留散步时捡来的 “来苏水”喝了下去。被人发现后马上送到阜外医院抢救,医院虽然采取了抢救措施,仍然没有挽回他的生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