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足协纪检为保生存牺牲公平

足协纪检为保生存牺牲公平

足协纪检为保生存牺牲公平
   申花球迷为单单自己取消冠军感到不平

让人们等待已久的中国足球反赌案处罚结果出来,在一片指责、质疑甚至骂声中草草收场,因为再说什么也没有用,这就是一锤定音。好在多少年来中国足球就是这样过来的,该骂就骂,骂过之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你看你的球,我搞我的联赛。

对于处罚的不同看法是正常的,而不同的参照范本也许能得出不同的结论。

一个最现成、影响最大也最有说服力的是意大利电话门事件。大名鼎鼎的尤文图斯,他们的布冯、皮耶罗等刚刚捧回大力神杯为意大利争得极大荣誉,而涉案情节还不如中国一些俱乐部的尤文图斯被无情地降入乙级联赛,还要扣掉9分!5年后前尤文图斯俱乐部总经理莫吉,因为在操纵比赛和转会操作中的欺诈等违法行为,被判处5年零4个月有期徒刑。

而比较我们的处罚简直是无地自容近乎荒唐。人们的确有充足的理由诘问:为什么上海申花、天津泰达如此操纵比赛仅仅扣6分罚款100万元退回比赛奖项就了事?为什么山东鲁能、长春亚泰连比赛奖项都不退回而仅仅罚款100万元罚款50万元就完事大吉?100万50万还不如一场比赛的奖金!而广药和成都谢菲联俱乐部乃至球迷也愤愤不平:为什么比我们严重的俱乐部处理轻描淡写而让我们却遭毁灭性打击?进而大家进一步推理,2002年让龚建平一人扛起足坛黑风浊浪的罪责,导致了2003年开始的疯狂的群体性的违法违规事件。而这次“放生”会不会让违法和投机取巧再度趁虚而入?

而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处罚更接近另一个版本,那就是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时,针对香港警察贪污成风,廉署对尖沙咀警署重手出击,不到一个月就逮捕了260余人,其中高级警务人员22人,几乎将该警署一锅端。但同样麻烦的是香港的社会也陷入混乱。两难之中,港督麦理浩决定发布“局部特赦令”:除了已被审问、正被通缉和身在海外的人士,任何人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的贪污罪行,一律不予追究。这种赦免换来了香港的稳定,并把廉洁作为政府最重要的追求目标。

而几年前中国足球的乱象也与当年香港的情况相似,这次中国足协在处理涉案俱乐部是相当棘手的,这不同于涉案人员,交给司法机关后是他们的事了。而涉案俱乐部的情况要复杂得多,在世界足球联赛史上,还没有过涉案范围如此之大、涉及人员如此之多,尤其是把十多年的劣迹放在同一个赛季处理的先例。而涉案俱乐部和个人的行为时间跨度长,有的发生在10多年前,有的股权发生了变化,真的“灭门”会有老子犯事儿子顶罪甚至张三犯事李四赔钱的现象,尤其如果按“电话门”的尺度处罚,中超联赛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这个代价显然又太大!这也是正义不得不服从生存的原因。但即使为了保住职业联赛的成果,在不“降级”的情况下能不能把处罚做的不像走过场呢?这依然是值得纪律委员会反思的。

这次处理之所以不能拿“电话门”做参照系,还源于中国足球没有意大利那样完善的法律体系,法律不健全,涉案者钻了空子处理起来也常常无法可依,这也是涉案俱乐部能够暗自窃喜的原因。需要特别提醒的是,香港后来成为全世界最廉洁的地区之一并不是赦免换来的,赦免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之计,香港是相继建立了经济制度、信息公开制度、防止利益冲突制度、公务员制度、廉政公署制度尤其是权力的制衡才得来的。这也在催促着中国足协刻不容缓地建立健全法规制度,让这次轰动社会的处罚带来足坛的公正而不是纵容潜伏下的隐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