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江湖有儿女,江湖无情人

江湖有儿女,江湖无情人

《江湖儿女》是贾樟柯的新作,他的影片不会让人失望。加上电影在第71届戛纳电影节未上映前被影迷熟知,虽然最终获奖没能如愿,但仍然给观众足够的信任感。
 
无论旅游、看球、看电影,我都尽量写点文字,并不奢求给别人看,在人人拥有自媒体的时代,能争得有人来看自己的文字,是多么惬意而不易的事情啊。即使无人理睬也需要记载,年龄大记忆力差了,如果不写过些天就像没看一样。
在昏暗的放映厅里拍了一些照片,后来发现网上有不少现成的照片,清楚多了。
 
什么是江湖?江湖会让人想起黑社会,想起一句经典的总结——“在这个江湖上欠账总要还的。”
 
贾樟柯自己声明一开始想拍的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江湖,他觉江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度,可以透过这个角度,来看这个激烈变革的社会,主流社会发生了什么问题。在对思想控制越来越严的今天,贾樟柯的可贵更加凸显。
 
廖凡饰演的斌哥年轻有义气又镇得住场面,很符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类型,他在山西大同有麻将馆、迪厅,是个地道的土豪。山西煤矿正是时代交替中的一个缩影,赵涛饰演的巧巧是斌哥的女朋友,出于斌哥的江湖地位她也被别人尊称“大嫂”。
 
江湖必然有仇恨、争夺和斗殴,如果只是互相算计自己不动手那是官场不是江湖。“廖凡”在街头遭遇偷袭,他寡不敌众,脑袋被众多人揪住往汽车前脸狠命撞击,“廖凡”生命危在旦夕。“赵涛”本以为打一阵就散了,坐在车里等待斗殴结束,一看情人生命难保,抄起“廖凡”的枪冲出汽车朝天鸣枪,对手如鸟兽散。“廖凡”的命保住了,“赵涛”却顶下非法持枪的罪名,在狱中度过5年。
 
千禧年蹲监狱,2005年出狱,“赵涛”以为期盼已久的“廖凡”会激动万分地接她,但江湖已经是改头换面的江湖了。
 
从90年代末“廖凡”“赵涛”在江湖纵横捭阖到一落千丈再到2017年,一段延续了近20年的社会人的遭遇与情感波折,折射出时代的光怪陆离。
“赵涛”对负情郎“廖凡”真够痴情,为了寻找,随着蛛丝马迹的线索转到三峡奉节,在船上被同室女贼“丁嘉丽”把钱偷光,在穷途末路的窘迫中施展在江湖陶冶的技艺,到酒店门口截住土大款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你把我妹妹弄怀孕了……”,得到了土大款的一大叠钞票补偿继续寻觅。“赵涛”为了寻找“廖凡”,搭乘摩的来到偏僻的乡间,摩的司机起意要和她“耍一下”,如果普通女性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江湖出身的“赵涛”镇定地对性饥渴的摩的司机说去前面的破房子看看如果没人再耍,摩的司机猴儿急地跑去,“赵涛”骑上摩托回到市里,江湖义气没让她做绝,她把钥匙交到派出所说因为遭遇强奸才有此举,让摩的司机还有吃饭的工具。
 
后来明知“廖凡”已经有了情人,她依然不放弃。她遇到云山雾罩、满嘴跑火车的新疆侃爷“徐峥”曾一度动情,后发现不着调儿而没能继续。从大同到三峡再到新疆大漠,最终用15000华里和十七年的时光重返故乡……
 
其间还是见到了冷漠的“廖凡”,“赵涛”只想讨个说法:“我为你坐了五年牢,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事已如此,“廖凡”能说什么呢?“赵涛”又何必让她说清楚呢?又怎么可能说清楚呢?
 
这个江湖谱写了一个女性的变迁,更告诉人们,过去的江湖再没好名声也毕竟有江湖的规矩,如今的江湖秩序都礼崩乐坏了。一切都变了,可是巧巧与时俱进不过多抱怨,独自照顾起当年的兄弟们,虽然无力扭转江湖却守住了自己的江湖。
 
贾樟柯描述的江湖在生活中屡见不鲜。大而言之,那个偷税漏税贪得无厌的女明星已经有段时间杳无音讯了,那个曾经恩爱无比的帅哥依然若无其事快乐地拍电影而且风传已经告吹。有人说吹也别在这个时候吹啊。
 
小而言之前几天碰到一个距离我家不远的副局级干部,落寞地牵着一条狗,我问他的同事怎么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孤独牵狗者的同事说:“此人在台上搞帮派捞黑钱整不拍他马屁的人,下台了虽然捞足了银子,自然没有了朋友,他也慨叹如今的世界连江湖都不如。尤其他利用权力破格提拔开电梯的小情人进了只有名校硕士才能进的杂志社,而一旦没了权力小情人也不再伺候他了……”听了这位邻居的解释,觉得“廖凡”再无情无义,至少没有动用权力,生活中这类权力江湖最被人不齿。
 
江湖有儿女,到什么时候都是血浓于水;江湖无情人,在这个功利高于一切的年华。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