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回忆37年前采访漫画泰斗方成

回忆37年前采访漫画泰斗方成

方成老先生辞世,活了整整百岁。
方成在中国漫画界的地位已经不用描述了,近日不少媒体和个人都在纪念这位老先生。而我曾经几次到他家采访,自然勾起对这位老先生的回忆。那是在37年前的炎热的夏天,我在人民日报资料员景月的介绍下来到方成先生的住所,那时他才60多岁,看身体真和中年人差不多。80年代初,北京晚报有个人物专访,影响很大,连叶剑英、聂荣臻等元帅都是被采访对象。方成先生对这次专访也很重视,一篇一千多字的稿件谈了两次。方成先生言谈话语充满诙谐,问他60多岁竟然没有白发,他说白头发都掉光了,看着他已经光秃的前额有着不多的黑发,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由于时间相隔很久,也找不到原文了。但我的微博有位球迷朋友“一块场地就够”把1981年北京晚报此文的影印照片发给我,并问:“不知那篇文章可是出自金老师之手?”
 
是的。于是我一字字地录入,把1981年在北京晚报发表的文章也发出来,算是对方成先生的纪念。
 
 
……
 
见到方成,便感到人如其画,他的谈吐诙谐幽默、妙语如珠,我问他:您有没有50岁?他回答:“你们说的还没有我画画的年头多,我今年64岁了。”方成自小是个顽皮好动的孩子,常用夸张逗乐的笔法勾勒出小同学的形象,引起同班同学的浓厚兴趣。
 
“真正使我走上漫画创作道路的是‘一二九’运动。”方成告诉我,那时北京学生纷纷参加学生运动,军警常常闻讯赶来镇压。有一次方成当场画了一幅漫画,贴在学校门口。画上是一把闪闪发光的大刀,刀上流淌着鲜血,旁边一行醒目的大字:“中国人的刀,哪国人的血?”这幅画鼓舞了学生斗争的勇气,歌声、口号声和嘲骂纷纷掷向军警。恼羞成怒的军警当场砍了他一刀,他的腰上至今有一条深深的伤痕。方成说“从此我认识到漫画的战斗作用。”所以无论是在大学,还是两次沦落香港,他始终没扔下画笔。
 
方成真正从事漫画工作是在解放以后,他的创作激情十分旺盛。《人民日报》的国际版上经常发表他的作品,有时一个月多达20多幅。他曾出版了《乔大叔》《王小青》等三本漫画集,还有两本即将和读者见面。之前宋庆龄曾为《王小青》颁发了奖状。帝国主义、霸权主义都是他笔下经常揭露和讽刺的对象,读者们对他的巧妙构思和犀利尖锐的笔锋十分赞赏。近几年来他又在人民内部讽刺画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他的《武大郎开店》《张飞卖肉》《官商》《六个和尚担水吃》《穿小鞋》等等,都使人哑然失笑后又有同感。不仅国内读者喜爱,而且引起国外同行的兴趣。
 
方成漫画《武大郎开店》
 
方成说:“作为一个漫画家要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第一件紧要事是诚实,我手中的笔要毫不留情。对人民内部的缺点和错误,应该满腔热诚地用治病救人的态度善意地指出。他画《武大郎开店》的时候,构思选材就和“哪国人的血”以及国际题材不同。画中出现的是一些侏儒和饭桌差不多高,他们连端盘子擦桌子都难以胜任。为什么饭馆儿里会出现这种奇异的现象呢,堂倌儿对莫名其妙的顾客做了解释:“我们家掌柜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这幅画没有进行丑化,而是以巧妙的构思讽刺了一些人压制人才的现象和他们狭隘的心理。
 
 
方成说:“我不想让被讽刺者占据画面的中心为所欲为的表演,这样简单化的处理很容易千篇一律。所以采用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新编的手法。《武大郎开店》以其特有的含蓄和幽默引起了国内外读者的赞赏,一些有类似毛病的人看到也受到了教育。”外国朋友边笑边问:“这位武老板不怕饭馆儿倒闭吗?”报社收到很多来信评论这副漫画。一些剧团还把它改编为河北梆子和讽刺喜剧,这种现象在我国漫画史上是罕见的。
 
方成早年师从于著名国画家徐茂荪。他坦率地说,我早期作品受外国漫画影响,画风偏洋。近十几年来自己深感漫画应努力使中国广大群众易于接受,所以力争使漫画的选材、风格、构思、笔墨、标题,都体现出中国气派来。
 
这个特点,不仅在《武大郎开店》里有明显的表露。《张飞卖肉》《六个和尚担水吃》等漫画都体现了这一点。去年年底,他作为中国漫画家代表团的成员访问日本。当场被铃木首相画了一幅漫画,铃木首相满意的说这是很好的纪念,日本首相接受外国漫画家的画像,这还是头一次呢!
 
……
 
 
方成先生与漫画相伴一生,应该说鼎盛时期是改革开放初期,那是一个思想解放的年代,是一个寻求真理的年代,艺术作品中对时弊的针砭,对丑恶现象的憎恨,对传统文化中糟粕的批判,都是一针见血。这样的作品拿到今天能不能发表都很难说。当然我们可以对着方成老先生的画沉思:《官商》现象还在吗?不敢用高个子的《武大郎开店》多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现实比那时多了还是少了?
 
方成先生的漫画不仅是为那时画的,更是为今天画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