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春节对中国人来说太重要,一年中所有的节日都没有春节与自己和家人休戚相关。

现在过节人们心情五味杂陈,老年人感叹这么快就到了生命的尾声,中青年人一歇下来觉得一年来是那么累,只有小孩儿是高兴的。一个成年人,最怀念的春节也是孩提时代。最近有个段子让中老年人不禁泪奔: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小时候的年,是爸买回来的肉,是妈给我做的新衣裳,是兜里舍不得花的那几毛钱,是那噼里啪啦金花四溅的一挂小鞭儿。

小时候的年是内心期盼的。

现在的年,是超市里的拥挤,是忙活了半天做好的饭菜谁都吃不下,是天南地北的奔波,是黑夜当做白天的混乱。生活越来越好,可那份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现在的我们是笑着笑着就哭了。

——致我们逝去的童年和快乐!!

 

 

真是民间有高手!想来想去现在真是富足的烦恼,是竞争中缺少亲情的烦恼,是看到财富分配极度不公的烦恼。如果真让大家去过那样的节日,会愿意吗?从那个时代过来的都不会愿意。

回忆半个世纪以前的春节,年轻人都不大相信了,因为与当今的春节反差之大都难以想象。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现在过春节是物质过剩,想吃什么有什么,同时肠胃过剩,吃不多和怕多吃占有相当比例。那时真是苦,虽然不像三年人祸那样饥肠辘辘,但能吃饱已经是万幸了。由于折腾,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以致供应不见好转,东北有个省本来一家一个月食用油定量半斤,由于物质实在匮乏改为一家一个月3两,市民抱怨,由于这位领导姓陈,大家就叫他“陈三两”(其实他也没办法)。也难怪有怨气,一家一个月三两油,每次炒菜也就放两滴。一家子半斤肉,到了春节能增加半斤,那可太解馋了。还有见到花生、白薯吃的那个香啊,因为平时吃不到,只有过年可以凭本购买。说白了,那个年代的春节是亏待肚子一年的补偿,是集体贫穷的人们的短暂盛宴,能不怀念吗?

当然也有相当一批家庭的春节很伤感,四人帮被粉碎后叶剑英元帅说文革被批判加所受株连的人近一亿,可以想见那一亿人的春节是怎么过的,挨批挨斗的以及他们的家属肯定过不好年,普通人悲惨的春节随着时间流逝了,而伟人落难的春节会被记载下来,1969年,受“文革”冲击,邓小平一家被下放到江西省新建县的原福州军区南昌陆军步兵学校。在这里,邓小平度过了三年多的谪居生活。他的小女儿毛毛后来在谈起在江西度过的第一个春节时,仅仅那个“冷”就让他们吃尽苦头。她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回忆道: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没有节日的鞭炮,过年的喧闹,我们一家人同样高高兴兴地吃了年夜饭,安安静静地送走了1969年,迎来了1970年。进入三九后,南方的冬天真正来临了。

南方的冬天可真冷啊。这种冷,不是北方那种漫天白雪、北风呼啸、滴水成冰的痛痛快快的冷,而是一种阴湿的、透骨寒心的、室内室外一样的、无以缓解的冷。北方的冬天,外面再冷,屋里总能取暖,哪怕是个小小的煤球炉子。而在南方,屋里屋外一样冷,如果太阳出来,屋里就比屋外还要冷。我们从来没有盖过这么厚的被子,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厚的棉衣棉裤棉鞋,结果一个个的手脚还都生了冻疮。早上起来,对着窗中射进的阳光,可以看到嘴里呼出的白气。想喝口水吧,杯子里的白开水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白天,最盼出太阳,这样就可以跑到院子里的阳光下,把周身上下晒一个够。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生起小炭火盆,感受这微弱的却是唯一的热量。南方的冬天,可真不好过呀。

 

那时春节还有一个巨大的群体也是充满辛酸,就是知青。父母想念艰苦生活中的儿女,知青挂念茹苦含辛的父母,他们哪里有今天年轻人的福气,想回去就回去。如今年已古稀的中国文史出版社的方正教授回忆:“1971年春节之际,我在三师十八团(原称“友谊”农场,是50年代由苏联老大哥援建的北大荒第一个大型机械化农场)八营的“三师语文培训班”,班里有一百五十来个学员,我们的春节真是在思乡心切中度过的,在庆祝春节的晚会上,唱着小时候的歌不少人泣不成声。后来有人提议,不许再回忆家乡北京,他们别出心裁地举行了最后一个“节目”:将教室的电灯熄灭。专置一蜡烛,请来了培训班三个善讲故事者,组成了一个“讲故事团儿”,恭请他们开讲。三个讲故事人配合默契,每个故事都毛骨悚然、恐怖之极、活灵活现,年轻人不敢听,又要听,有的女知青忍不住吓得尖叫,最后连撒尿都要集体外出行动……

 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而不是贫穷


现在的年轻人愿意像他们的父辈去遥远的地方实现“青春无悔”吗?怀念那个年代的春节是怀念亲情怀念青春,绝不是怀念贫穷、怀念斗争和家人天各一方。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