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自从足球运动被中央定为“国家战略”,多少人纷纷踏入这个行业,热衷运动的,做起相关服务业的,国内甚至国外都来投石问路参与投资。201712月中旬在北京老国展举行的国际足球博览会就引来了各路乃至各国足球界人士。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在众多展台,最火的当然是北京中赫国安,那里永远聚集着众多绿色拥趸,而同样火爆的是中国城市联赛。这个赛事的知名度和历史积淀远比不上职业联赛,而它能如此火爆就是因为它的广泛的群众基础,而这些群众不仅仅是球迷,他们还是比赛的参与者,所以感情非同一般。很多参赛者是怀着朝圣的心情来朝拜自己总部的。

要说中国城市联赛的参赛规模令人惊叹:一个由社会举办的大型全国联赛不用国家一分钱还给国家纳税,外围赛近百个赛区并让10万业余球员参与,波及66个城市,大区赛32支球队参赛,联赛1620个队参赛,很多赛区观众超过3000人,珲春曾经达到过2万人。尤其业余联赛的传播途径也超乎想象,全国有20家网络直通平台。上星电视台和十余家地方电视台。这真是一个创举!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颁奖会实际上就是已经举办了三次联赛后的加油站,本次颁奖盛典共设置了38轮颁奖环节,奖项涵盖球员个人、俱乐部、裁判、合作伙伴等诸多奖项,媲美职业赛事的流程及奖项设置让获奖者“仪式感”十足,见惯了各类“大场面”的现场主持人央视张斌发自肺腑地说:“社会足球的赛事组织、竞技水平和颁奖典礼,完全可以媲美高水平的职业联赛。”曾经是国安球员的郭辉年近40获得“最有价值球员”奖,他捧杯说:“在做职业球员时我不是顶尖球员,所以拿不了最有价值奖,在这里拿到很高兴,但说实话也不容易,联赛水平之高远远超出我的奖项,我们踢的很艰苦。”

中国城市足球联赛赛事主席刘秉润自然成为这个仪式重要的关注点。他作为金融企业家也赚了不少钱,如果投资干别的风险要比足球小得多,但他偏偏选择了这个不赚钱的行业。刘秉润对此说:“体育产业和足球事业已经成为国家战略,作为企业家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几年来刘秉润与合作者们已经投入数千万元,谁都知道如此大规模的联赛一定是很烧钱的。做风险很大的投资应该有深深的情怀。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对此刘秉润先生说:“24年前当中国足球开展起职业联赛,人们觉得终于迎来希望的曙光,中国足球和足球强国已经接轨,因为我们找到了破解中国足球之锁的钥匙——职业化。这当然是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一步,但人们也渐渐发现,靠职业联赛和靠足协来包揽中国足球是远远不够的。事实证明,职业化以后无论国家队成绩还是群众足球都不尽人意。这就是我们远远没有发动社会力量,俱乐部的祖师爷是怎么诞生的?整整182年前的1835年,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在英国谢菲尔德成立。那是植根于社会足球的丰厚土壤,很多足球爱好者感到要有自己的组织从而更好地开展这项运动,以至于俱乐部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直到既有曼联、皇马、巴萨、拜仁这样顶尖级的俱乐部,也有若干万个自己振臂一呼而成立的俱乐部,它们在全世界都是足球运动最活跃的细胞。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而中国的俱乐部走了一条完全有自己特色的道路,就是体育领导机构一个号令,把各省市多年苦心经营的专业队划归俱乐部,它的好处是一夜之间就把国内最高水平的球队改造为俱乐部,它的弊端是从起步就走了一条与俱乐部本身背道而驰的路,而后果就是只关注塔尖而不再理会塔基,最终在足球场屡败屡战饱尝苦果。

 刘秉润认为:足球的社会化的确是中国足球面临的大问题,没有相当多的足球人口,没有一个完善的竞赛制度,既不能普及也不能提高。而这个庞杂的工作不能全交给足协,正是过去一切赛事归足协,才使这个最活跃的群体受到束缚,足协确实顾不过来。几年前国务院把足球作为国家战略提到日程上来,才最大限度地给社会足球松了绑,他们可以在足球的天地里翱翔了(之所以不说自由翱翔是因为距离这个境界还比较遥远)。而一批有抱负有责任感的仁人志士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我们也愿意做出探索。各级足协是足球的领导机构,我们非常尊重他们,同时也会根据国务院关于发展足球的规划来落实社会办足球。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与国安展台并驾齐驱的城市联赛

中国城市联赛方兴未艾,但其规模和影响力已经卓然自立。中国职业联赛中超、中甲算起来也只有30多支球队,参赛的也就不到一千,当然他们都是精英是中国足球的塔尖,但让10万人来参赛就是塔基了。而中国城市多达600多个!如果把这些城市组织起来搞个城市联赛,会对推到中国足球发生多么大的作用,会给中国足球金字塔结构夯实最底层做出多大的贡献。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