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北京篮球界为何悼念一个故去多年的教练?

北京篮球界为何悼念一个故去多年的教练?

北京篮球界为何悼念一个故去多年的教练?

近日北京篮球界一位故去多年的老教练范正涛又被提起,他已经故去24年了,今年是他诞辰100周年。篮坛宿将、原国家男篮主力张卫平撰文悼念,他深情地说:“范先生可谓桃李满天下。新中国成立后多届国家队和北京队的主力队员以及主教练、总教练都是范先生调教出来的。在范先生的众多学生当中我虽然辈分低,但作为范先生的关门弟子,我感到异常骄傲。我之所以能够进入专业队以及一直从事篮球事业,实际上是范先生拍的板,引的路。当时我还在业余体校打球,范先生觉得我有发展前途,对我进行了各项身体素质及基本技术测验,最后将我招致麾下。”
 
一个教练一生挖掘一个国手就不简单了,而如张卫平所说“多届国家队和北京队的主力队员以及主教练,总教练都是范先生调教出来的”就属于很了不起了。一个培养诸多国手的教练还能把选人的视角放在少年身上,而且屡屡在他们中学期间就发现,不仅要有很高的业务能力,也有要把篮球视为生命的热忱。同样的慧眼也发生在70年代国家男篮队长黄频捷身上。这位曾获得4次亚洲冠军的队长提起范正涛依然满怀深情,他说:“在高中一年级时,我参加了北京市中学生篮球赛,由于校队成绩优秀,我在比赛中的表现也较突出,赛后,专门负责为北京男篮培养专业后备力量的北京篮球队教练范正涛找到了他!范教练和蔼地对我说,你是个打篮球的好苗子,愿不愿意到北京队打球,当一名专业的篮球运动员?我迟疑地说要问问我爸妈,他们就希望我上大学。”黄频捷回去一问,爸妈果然坚决不同意,说:“你的学习成绩那么好,考试总是名列前茅,不上大学可惜了,打什么球啊!”黄频捷先一再恳求父母,一直无果,后来就干脆和父母不说话,还是范正涛教练,他始终挂念这事,后来干脆找到黄频捷的家,给他父母做工作,他父母认为打球路子太窄,还是婉言谢绝。范正涛推心置腹,说运动员如果打出成绩,对国家的贡献也许比普通大学生更大,范正涛甚至说:“我带你们的儿子去洗过澡,他那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脚脖,简直就是一匹好马!我敢保证他不仅能打上北京队,而且肯定能进国家队。我当了半辈子教练,像黄频捷这样好的身体条件和这么过人的篮球悟性,真的还没遇到过……”黄频捷的父母终于放了他。直到今天,50多年过去了,范正涛故去20多年了,黄频捷依然常常想起这位恩师,正是范正涛的坚持,让黄频捷在建国50周年时被评为新中国篮球50杰之一,这是中国篮球人的最高荣誉。
 
北京篮坛宿将75岁高龄的李隆被誉为“北京篮球队的资料库和分析师”,他说范正涛就是一位大师,很多人纳闷既然他的不少学生都成了国家队和北京队的著名教练,他为什么没能到一线执教呢?李隆先生说,范正涛先生在民国时期学习了美国篮球的打法,50年代他曾经说过苏联篮球固然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但美国篮球也有学习之处。就为这他成了右派,基本被打入冷宫。当时他在大学任教,好在北京市仅次于彭真的市委第二书记刘仁爱才也喜欢篮球,他把范政涛从大学调到北京篮球队,当然有这个特殊身份也难以到前台指挥,但范正涛没有辜负刘仁书记的期待,全身心地扑在篮球上,成为北京篮球教父级的人物。原北京市体委副主任也是篮球老前辈程世春总结,范政涛对北京篮球队的最大贡献是奠定了扎实的基本功训练和永不停歇的技战术研究。
 
黄频捷60年代被范正涛看中入北京队,70年代已是中国篮坛的领军人物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来华看了中国队的比赛,认为黄频捷是唯一达到世界水平的篮球运动员。外国同行问他是否在美国接受过训练,黄频捷说没有,但自己的教练范正涛是学美国篮球的。黄频捷回忆1988年带中国青年女队去苏联等国比赛,赛后苏联记者采访他,问他是怎么训练的,把中国青年女篮带的这么好?还说从她们的技术动作来看是经过美式训练的,由于当时中国还没有转播NBA,黄频捷说自己不知道“美派”,只知道自己当运动员时范教练就是那么训练的!自己做教练后也这么教,无所谓美式、欧式、谁先进谁落后,最先进的永远是全面正确的基本功!
 
还有北京队60年代初在郊区发现一个身高2米20多的拖拉机手杨殿顺,但20岁以前没有摸过球,他又有巨人症,不少人认为没什么前途。范政涛不愧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优秀教练,他并没有把杨殿顺当大个子练,而是遵循北京队一贯的训练原则,即大个子要当小个子练,让杨殿顺也掌握一般中锋应掌握的技术和脚步动作。换句话说,范政涛教练对杨殿顺“量体裁衣”,既让他掌握接高吊球后在篮下投篮的技术,也让他熟练地掌握了跨步勾手投篮动作,也就是说,杨殿顺若在篮下接球,就利用他的身高优势轻松投篮得分;如果在距篮下较远的位置接球,杨殿顺就利用跨步勾手投篮技术进行进攻,杨殿顺这两手可谓左右开弓,对方只能望球兴叹。由于范政涛教练对杨殿顺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所以他也很好地掌握了防守脚步动作,在篮下不仅控制面积很大,同时也能协防和封堵,大大加强了北京队的防守。到了1970年,北京队有了杨殿顺和后卫黄频捷,大前锋张卫平以及一批好手,在北京体育馆和国家队打了4场胜了3场,负的那场还是最后领先时教练陈文彬换了几个替补队员,那时北京队有了杨殿顺简直所向披靡。
 
李隆回忆,杨殿顺入选北京队后在开始接收训练时根本接不着球,范正涛教练就单独给他吃小灶。据与他同队的老队员邰玉峰回忆:“范先生在训练大杨时就抡圆了峁足了劲传球给大杨,那球又硬又快,非常不好接,就这么训练大杨的接球,把大杨练的都哭了!在范先生的严格训练下,后来无论范先生传多硬的球,他都能接着,然后又让其他队员给大杨传各种各样的球,大杨都能应对自如地接球了!”现在有很多身高在2米10以上的中锋,只会在篮下死扛硬顶,未能很好地掌握各种中锋应具备的技术,例如前、后转身、转身跳投和跨步勾手投篮等技术,可以设想,若是由范正涛教练来训练他们,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北京篮球界为何悼念一个故去多年的教练?

范正涛作为教练还很注重球员的学习,张卫平回忆他刚进队的情景:“当时范先生是北京篮球队副总教练,主抓二线训练。我与范先生辈分差得太远,是刚进北京青年四队的小孩儿,但范先生从未因为年龄小而忽视我,经常到队里手把手地教我,从脚步动作,到篮球基本技术以及身体素质,一点一点地抠,从不放过一丝细节,也从不急躁发脾气,永远和蔼慈祥。可惜后来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范先生受到了冲击,我也失去了进一步接受范先生教诲的机会,否则我在篮球上的造诣还会更高。那时我们一帮小孩儿,正是调皮捣蛋的年龄,可范先生从来不跟我们计较。有一回我到范先生房间的书架上乱翻,实际上都是英文书我一个字也不认识。范先生知道我想看画,就拿过一本随手一翻,有张打板投篮的照片。范先生指着照片的注释说“这儿干嘛用Bank这个单词呢?Bank是银行也有河岸的意思,怎么用来形容打板投篮呢?”然后范先生详细解释了Bank这个字的用法,我虽然听得似懂非懂,但心中萌生了学习英文的种子。这是范先生给我学习英文的启蒙教育,使我终身受益。”我之所以引用张卫平先生的大段回忆,就是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那个年代老一代教练对文化的重视,他们教球也教文化还育人。范正涛先生是知识分子出身的运动员,比他晚一些的陈文彬、程世春都是大学生运动员,那时候体教结合是现在的楷模。50年代中国篮球水平所以提高速度最快,一是运动员对国家忠诚所迸发的巨大力量,二就是一批有文化的教练为中国篮球选择了一条捷径。范正涛启蒙张卫平学习外语无疑影响了后辈的一生,我们现在也多么需要这样的教练啊!
 
范正涛对篮球的挚爱还体现在公益心上,他经常去中小学亲自负担小孩儿,著名篮球记者孙保生回忆,文革中他是工人篮球运动员,范正涛作为大教练经常给他们做教练,而且亲自示范还临场指挥。
 
范正涛之所以被铭记,是他对国家篮球的巨大贡献,他的得意门生黄频捷说:“这样的好教练很难遇到了,他起点很高却无权无势,有的只是对篮球的执着,他浓缩了一个老知识分子的半生辛酸和无怨无悔的奋斗。”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