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为申花和上海媒体对野蛮人秦升不护短点赞

为申花和上海媒体对野蛮人秦升不护短点赞

为申花和上海媒体对野蛮人秦升不护短点赞

为申花和上海媒体对野蛮人秦升不护短点赞

秦升暴力犯规已经是旧闻了,对于秦升的做法大家认为不足为怪,大家会想起他对荷兰国家队一脚铲倒德古兹曼红牌罚下被几十个国家球迷称为“垃圾”,想起他一脚把贵州人和穆斯利的鼻梁骨骨折成四节(见图片),因为碎骨太多,中国医生不敢进行手术,不得不让他第二天返回塞尔维亚进行手术。最近这一次恶意踩踏被很多人誉为“神经病”,中超在72个国家转播,相信外国球迷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进一步玷污了本来名声就不好的中国足球。
 
秦升所以屡教不改,很大程度是受到俱乐部乃至当地媒体、球迷的纵容,只要他恶意犯规他所在地域的媒体都视而不见甚至为他辩护,俱乐部也觉得有这样一个野蛮人能震慑对方,用他来挑逗对手也是一种战术。秦升也有自己野蛮的理论,2015年还效力于辽足的秦升,接受了央视体育《楠楠自语》节目采访,被问到你有的时候在球场上脾气挺大的,现在岁数大点了,控制好了没有?秦升振振有词地说:“但是有的时候也控制不住,遇到争议的判罚,遇到对本队不利的判罚,也有些着急的情况,就是因为性格的原因,就是不想输吧。”撒野建立在不想输的基石上应该还是情有可原吧?聪明的秦升还能从一些名言中找到理论根据:“其实有些东西想改,但是有时候到那个时候了,就已经忘记这些东西了,因为你相当于,我看过一句话就是,当发火的时候(人)的智商为零,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正是他觉得有道理,才能把野蛮犯规当做神圣的使命。
 
谁也治不了秦升,因为最能治他的球队因他“好使”而暗自窃喜,有个恶汉在中国式宽松判罚的环境下还是“功大于过”“利大于弊”。
 
不过,这次秦升遇到了动真格的申花俱乐部,上海申花俱乐部官方宣布,在申花与权健比赛中恶意踩踏被红牌罚下的中场球员秦升下放预备队,罚款30万人民币并酌情核减其年薪。这种不护短的做法也折射了这家老俱乐部的大气,维护中国足球的良好氛围最大责任方就是俱乐部,只有管好自己的球员才能让联赛更有魅力、更公平也更能对社会起到示范效应。上海媒体也毫不护短,《劳动报》评论“作恶成本低恰恰是我们联赛中屡现恶意犯规的原因之一。中超要想真正屹立在世界足球强国联赛之林,就必须尽可能地重拳打击这种恶劣犯规,要用比下放预备队、罚款更残忍的法则,以更健全完善的条款和规则,来确保联赛的健康,来杜绝类似黑镜头的出现。”从联赛初期就是申花权威记者的葛爱平更是站在城市文明的角度来看待秦升的野蛮行为:“既然來到上海,就希望能夠融入这座城市,接受这座城市,包括这座城市的文明程度……如果来上海踢球,只是怀着來挣钱,拿完钱就走人的想法,那是踢不好球的,不管到哪里都一样。”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屡战屡犯的秦升该给自己的往昔做个了断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