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春节最容易怀旧,怀念过去的日子,怀念过去吃的,怀念过去说的。很多上年纪的老北京不无惋惜地说:那时候过年真是原汁原味的北京味儿,拜年的话都那么亲切。老北京讲究互相走动,见面边作揖边说:“您过年好啊!”年前做准备都有北京歌谣:“二十五糊窗户, 二十六炖大肉, 二十七宰公鸡, 二十八把白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宵…… 大年初一扭一扭。”老北京卖年画,小老板也会用京腔京韵指着画吆喝:“刘备过江发了愁,抬头看见黄鹤楼,黄鹤楼上摆酒宴,周瑜问他要荆州。”要是卖大美人也有的吆喝:“美人好似一枝花,买回家去当成家,小两口儿睡了觉,爱干什么干什么。”
 
可现在,在北京过年没特色,小地方还保留不少习俗,可北京这个移民城市把老北京的习俗吞没了,连拜个年也完全被普通话取代了,京味儿几乎就要消失了。
 
都说“北京方言”有历史文化价值,其实十年前 “北京方言”就申请过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这之前,也有几个地方在酝酿申请这样的遗产。但也有反对者认为,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四个标准,其中之一必须是濒危的。因为语言是活在人类口头上的,如果失去了语言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语言就失去了活力,方言“死去”很正常,北京方言随着社会发展总有死去的,总有变迁的。“并不是所有的文化现象都要申遗。”况且,北京方言并没有死,还不是遗产。只要你到北京一些大杂院和上了年纪的群体中,你会感到北京方言并不濒危,现在正宗的北京话远远没有死,它们还活在北京城里。强烈赞成申遗者则认为,“北京方言”源远流长,在如今的现代生活中,很多北京老话已经被北京人淡忘了。当今的北京年轻人也许父辈甚至祖辈都在北京,但有几个会地道的北京方言?若把这些逐渐消失的北京土话“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将有利于集中一批人来从事北京方言的保护工作,如果只靠民间的个人力量是很难完成的。
 
最终是否申遗或者申遗能否成功也许并不很重要,方言是中国多元文化的承载者,北京话能够长时间地被人们津津乐道,已经说明做为一个地域性语言的魅力。
 
但是,人们也无奈地感到,无论专家如何提倡保护,还是地方进行怎样的抢救措施,对于方言的保护延续,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方言的消失,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文化的差异性和丰富性在缩减。道理很简单,我们处在一个一切都被简化、被“通用”的时代,全球化的年代,必须要有一种公共语言交流。不要说今天这样的“地球村”状态,就是中国古代,早就有民族的共同语,就有古代当时的“普通话”。中国幅员辽阔,每个地方都有方言,更不要说有不同的民族,彼此间交流需要听得懂,比如孔夫子的弟子三千,来自五湖四海,如果没有一个大家能听懂的教学语言,教学效果就无从谈起。孔子是鲁国人,话并不好懂。他当年是用雅言说的,《论语》里就说过,孔夫子是:“《诗》、《书》、《执礼》,皆雅言也。”(《论语·述而》)。 雅言就是古代的官话。
 
那么,让今天的年轻人要延续一个方言的世界,是多么勉为其难。他们从踏进小学校门就被规定不能讲方言,他们听老师的讲课,他们接触的广播、电视、电影、歌曲,他们的上网等娱乐方式,他们哪怕偶尔离开故土,这一切都要远离方言。方言在主流场合的寿终正寝,也许是一个无法抗拒的潮流。就拿北京方言来说,是公认的优美的方言,但是北京的年轻人哪怕祖父辈就是老北京,他们还有几个在讲“京片子”呢?有多少北京年轻人能听懂“得活”(工作完了)、“得人儿”(惹人喜欢)、“回脖儿”(改变主张)、奶膀子(乳头之外四周凸起的部分)、搜老营儿(搜刮全部财产、财务)、半彪子(缺心眼儿)、扳大闸(撬锁偷盗)这样的老北京话呢?
 
也许我们会慨叹,京味儿的逐渐消失比其它地方更迅速,我们走到大江南北,总感到人家的方言毕竟存在,尤其一些偏僻的穷乡僻壤,方言依然占主导地位。我们会感到,城市越现代化、城市规模越大,国内国际交往越多,方言受到的冲击越大。这样的问题也同样在另一座中国的超级城市上海存在。外地人到上海,总对他们叽里呱啦、如读天书的上海话感到费解,并感到上海话在这个城市不可撼动的地位。但是真正的上海人尤其是上海的语言专家才更有发言权。他们道出,在上海虽然有千万以上的人在说上海话,而实际上,使用上海话的范围越来越窄。任何来自书面或者媒体的信息,都要用普通话表达。上海话只能用在几乎没有文化层次的吃饭、睡觉之类日常生活狭小的范围内。他们甚至认为,上海话正在走向名存实亡的不归路,长此以往,就会造成上海方言的词汇贫乏。上海话中有特色的、而在普通话中没有的单音动词,其中有74个词在现今大学生一代中几乎全部消失无人理睬了。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四川话、闽南话、粤语,以及其他几乎每一个应用方言的环境。
 
这就是我们以后还要讲到的方言终归要让位于普通话的推广。
 
 (本文摘自我几年前出版的《当代北京语言史话》,今天做了一些补充)

 从过年的京味儿淡看老北京话越来越少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