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国安不再坚守 不惜放弃大权换来股权变化

国安不再坚守 不惜放弃大权换来股权变化

国安不再坚守,不惜放弃大权换来股权变化
   当年因为二百万签字费留不住高峰

国安不再坚守,不惜放弃大权换来股权变化

二十余年的职业足球,国安冠军只有一个,但有一项纪录值得骄傲,那就是没有更换过投资人,哪怕初期与它齐名的申花早就改弦更张,国安硬是又坚挺了十年,如今终于要放弃当初的理想,不仅要引入新股东,而且新股东在持股比例上要超过中信集团,这也意味着俱乐部的管理权也将大权旁落,这对于一个老牌大俱乐部来说也确实有些酸楚,但不能不说中信集团不想再与金元足球加广告足球比拼了,这也为北京足球涅槃重生带来契机。
 
中信如此做是缺钱吗?罗宁底气十足地说过一句后来被炒红的名言“别跟中信比有钱!”此话一点不假,有的俱乐部出手阔绰,但银行贷款就数千亿,而中信资产4万亿,拿出它旗下的一家公司,就足可以使北京国安鸟枪换炮,但中信的理念是不能这么做。所以中信再有钱,其实与国安有钱是两码事,不让用和没有是同一概念。
 
中信作为直属于国务院的中国行政级别最高的企业,它同意接过北京足球显然考虑到社会效益乃至职责,从国安成立之初起,就不想让过多的国有资产流失,从李士林到罗宁,一直是中信理念的忠实执行者,就是力争用较少的钱办成较大的事。
 
理想固然是纯真的,但足球既然进了市场,又不能不比拼投入。职业联赛初期最火的1995年,一些球队引进外援,申花正是在引进了外援后才夺得冠军,也就是让北京球迷辛酸上海球迷庆幸的“国安年、申花运”。知道内情的人后来透露,国安不进外援还提出“宁缺毋滥”说到底还是资金匮乏,中信再有钱也不愿意超过预算。之后就是前卫寰岛在足坛挂起签字费的浪潮,高峰、谢峰等一半绝对主力离开,其实当时只要投入一千万足以留住他们,但这个大型国企还是不愿意开这个头。到三杆洋枪走后的引援败笔不少,与其说眼光不准不如说价廉物美只是个梦,这一切使国安与冠军渐行渐远,也使唯一的冠军推后了十几年,之后也再难登顶。
 
要说国安的各届掌门人确实不容易,虽然挨骂甚多,而且貌似臭棋不少,但在资金投入有限的情况下生生坚持下来,很长时间一直留在第一集团,连一些同行都暗自为国安管理层叫屈。
 
恒大掀起的地产广告加金元足球确实把不少俱乐部逼疯了,同样是国企的鲁能、绿地、上港干脆以金元抗金元,只有广告效益大了房子才好卖,为此进行了疯狂的撒钱大比拼,更加上为了政治挥金如土把世界足坛都震撼了。而依然我行我素的国安终于吃了大亏,2014年他们后半程初期积分已经第一,恒大、申花等队及时引进了更大牌的球员,尤其登巴巴率领申花3:1完爆国安更看出一分钱一分货,而国安也是受制经费竟然引进了一个一年多联赛一球不进多半都在养伤的大水货克莱伯,最终与冠军再度失之交臂,还是一个钱字惹的祸。到了2016年更是半个多赛程还在为保级而战,这不仅深深刺痛了北京球迷也让中信高层甚为不快。
 
要改变往日的理念?国务院直属超大型企业还是不能带这个头,那就不得不放弃部分坚守,用新的过去一直不积极的融资让权的方式求得重生。
 
以前国安所以在寻求资本大鳄方面进展缓慢,就是不愿丢弃大股东地位,不能放弃对俱乐部的主导权乃至不能改变俱乐部名称和绿色基调,这也让很想进入足球领域呼风唤雨的土豪望而却步。
 
这一切终于大幅度改变,这首先是中信决定为了北京足球也为了俱乐部不再墨守成规而痛下决心!过去是以不变应万变,如今是与时俱进。不惜最终放弃自己的大股东身份,也要完成增资扩股。正是这样吸引投资人的条件,才使得中赫集团与中信集团谈判成功,而且在持股比例上超过中信集团,北京国安俱乐部放了大权却迎来新生也迎来了双赢。
 
这恐怕是2017年中国职业联赛的最大新看点。
 
(此文是我为体坛周报所写专栏,已刊登)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