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马云与国安合作接受审核是吃了徐明的挂落儿

马云与国安合作接受审核是吃了徐明的挂落儿

马云与国安合作接受审核是吃了徐明的挂落儿

2016年北京是国安的命运多舛年,不仅四大皆空而且曾经陷入保级风波,让俱乐部蒙受胯下之辱。虽然最后获得第5远离降级,北京球迷要的远远不是保级,俱乐部多年更是把“争第一”作为座右铭。2016年即将过去,一切已成过去,面对2017是俱乐部的当务之急。

总结2016的教训,很大程度是国安选择了乐视,由于对乐视的底牌缺少了解,国安急需的资金难以续上,在引援等问题上不得不“一分钱掰成两瓣儿花”。这个教训不能说不深刻,2017年国安再寻觅合作者就不再与所谓的“未来经济”者合作了,要找就找现在就盆满钵满的。那马云当然是难得的好人选。说乐视的钱虚无缥缈可谁能说“马外星”的钱不是真金白银?

什么事情到了国安这里就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波折,这不,自从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将要增资扩股的消息披露后,浙江蚂蚁金服就被北京球迷热议更被媒体分析,结果很快就被“扒”出软肋: “蚂蚁金服”拟通过全资下属公司杭州恒生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杭州恒生”),与另一投资人北京爱奇瑞东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计划分别认购国安足球俱乐部36%和28%的股权,国安足球俱乐部原股东将持有36%的股权。但大家清楚记得,马云的阿里巴巴可是高调进入恒大,为资金叫急的恒大俱乐部打了一剂强心针。问题也来了,这种“关联关系”也成为“蚂蚁金服”能否入股国安的舆论焦点。根据中国足协章程规定,同一自然人或法人(包括公司股东及其下属子公司)不得同时控制两个以上的俱乐部或足球组织。

说来说去,北京国安是吃了十几年前徐明的挂落儿,而当年的受害者恰恰是北京国安。那是2002年,由于北京国安炒掉三杆洋枪后一时找不到理想外援,2000年上来就三连败一度排名倒数第一,2001年也是中下游,而2002年有了转机。曾在上海申花执教的南斯拉夫教练彼德洛维奇来到国安,他知道国安对冠军的渴望,但他没敢许诺很快得到,而是4年内得到,后来证明这个目标都乐观了。老彼德对队伍进行了一系列改造,确立了“稳固防守、力拼中场、快速反击”的主导思想,进攻中讲求整体,讲究配合。前锋线上徐云龙和卡西亚诺(这是卡西亚诺三进宫)的冲击,再加上中场邵佳一的指挥调度,后场巴辛和小李明的准确长传,源源不断地给前锋和前卫输送炮弹,国安一跃成为2002赛季甲A联赛进攻最为犀利的球队,进球数位列各队之首,国安在联赛最后阶段有夺冠希望,可惜倒数第二轮在客场以1:2败给大连,第二次在最后阶段痛失冠军,获得第三。这一年国安之所以差一步登顶,与大连实德搞了“实德系”有关,也就是当时的中国足协默许实德一家操纵几支球队,形成一种“欺行霸市”(重庆市政协副主席尹明善语)的局面,几个实德系全部让给实德老大拿足分数,而国安在实德系身上丢了5分,否则北京国安很有希望夺冠。

虽然实德系的老板徐明已经在服刑期间故去,他似乎已经是“死老虎”,但应该承认他曾经是一个有作为的民营企业家,只是他过度游走在权贵资本中,出事也是咎由自取。那时候都知道他的实德系所衍生的大河系之间水乳交融的关联关系,也都知道他是当时的“东北王”后来的“西南王”的铁哥们儿,取缔了这种关联关系得罪的不仅仅是徐明,而且他的铁哥们儿当时如日中天还有升迁的趋势,足协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连体育总局都惹不起他的后台,足协听之任之也可以理解。

徐明局部操纵联赛给大家的印象深刻,尤其徐明的后台已经成为阶下囚,所以批判实德系也就无所顾忌了。中国足协今年10月底颁布了《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重要股权转让以及俱乐部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将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进行认定。

北京国安和金蚂蚁可以辩解的是从股权拥有量认定是否有控制权。根据阿里巴巴集团和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公开披露的信息,恒大地产持有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56.7%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马云通过阿里巴巴集团间接持有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的权益仅有约2.9%,应不具有控制权。

当然,股权拥有量只是其中重要的标准,最终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仍要看中国足协的审核和决定。2017年1月10日前,增资扩股后的新北京国安俱乐部需向中国足协提交申报材料,而最终由中国足协审核,足协是这个事件的法院和法官,国安俱乐部和数百万北京球迷在焦急地等待判决书。如果真的被判有关联关系,北京国安在匆忙中寻觅新的合作者可就难上加难了。作为一个北京球迷,我认为在恒大股权不到3%的马云想控制恒大许老板几乎不可能,况且恒大和国安作为一对老冤家谁能听谁的呀?

(我的微信公众号为jinshanshuo123)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