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清代北京的语言(上)

清代北京的语言(上)

清朝对汉文化的宽容态度远胜过对政治经济的控制。满族统治者刚刚入关,曾经采取了剃发、圈地、易服等严厉措施,但是没有强制推行满语文。清王朝统治比自己文化高、人口多、疆土广的偌大的华夏二百多年,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非常自觉地学习汉文化,包括汉的语言文字。
我国东北辽宁、吉林一带在唐宋时是人烟稀少的地区,辽、金两代南北战事频仍,不少汉族人被迫移居到那里居住,他们说的是唐宋时的幽燕方言。原居住在黑龙江和松花江下游的女真人当时和汉族人接触较少,元代以后,他们逐步南迁,接近汉人居住的地方,逐渐接受了汉文化。百余年后,努尔哈赤统一了女真各部,形成了满族,统辖东北、内蒙及朝鲜半岛这一广大区域。满族虽有自己的满语,但很难在这一地区通行,因为满族形成时,汉语在东北早已居于优势地位,当时又有不少汉人自愿加入满族或与满人通婚,他们说的仍是汉语。因此,在满族形成阶段,汉语在满族中就已经成为通行语言了。皇太极即位后,定族名为满族,建立了清朝,他着重于改善大清统治下满汉两族的关系,重用汉官,解放大批汉人奴隶,编为民户。同时,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都曾多次入侵明朝,攻占了大批土地,俘虏了数十万汉人北去。这样,北京以及附近河北、山东大批汉族人再一次被迫进入东北地区,满族统治者管辖地区的汉族人口骤增,而满族人和这些汉族人接触中就必须使用他们的汉语方言,满语在满族中逐渐居于次要地位了。到清入关前,满族人之间一般也都以汉语对话,连地名和官名等用语也都用汉语名称了。因此,幽燕方言逐渐成为满清八旗通用的语言。
 
满族原本是半游牧民族,长于征战,初期只有60万人进关,但文化水平较低。满语是一种北方民族的语言,满人草原、丛林的原始生活以及满族并不悠久的历史文化都局限了满语的成熟水平。可以说,满语是一种比较原始的语言,它的发音、词汇以及语法等都不够成熟。做为统治者来到北京,满语不仅政令下达有困难,连日常生活使用的需要也沟通困难,北京的建筑、人情世故、日常用品等很多东西都是满人从未接触的,这些东西用满语都很难交流甚至描述。别说在满人和汉人之间是这样,就是在满人跟满人之间也同样无法把从未碰到的东西用语言表达清楚。好在他们很清醒,并不想用自己的文化取代汉文化。他们认准了,要统治这样大的国家,必须依靠汉族和学汉文化。他们对汉文化不仅不排斥,而且有些崇拜。面对有几千年历史的已经非常成熟的汉语,只有拿来使用。因为改造满语已经是来不及了,为了稳固政权和发展经济,满人套用北京汉人的语言(包括词汇和语音)成了最快捷也无法替代的选择。
 
努尔哈赤的王子们,从小就由明朝派的老师教授四书五经,他们从骨子里就接受了汉文化。清朝从康熙就开始用孔子思想做统治思想,清朝也是所有封建朝代武装孔子思想相当完美的朝代。人们熟知的乾隆皇帝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的汉文化造诣炉火纯青,一生诗作无数,而且堪称满汉标准音双通的楷模,甚至能同时用头韵押满语,尾韵押汉语来吟出《盛京赋·颂词》来(参见金焘方《满文诗〈盛京赋·颂词〉的艺术特色》,《满族研究》1985年创刊号)。不仅乾隆,清朝历代帝王,几乎都是汉文字的书法家。
但是,如果说满族完全被汉族同化,也言过其实。就拿语言来说,就是在彼此影响、互相渗透。在满族学习汉语的同时,他们没有简单地放弃了满语、满文,而是以汉语为主,互相同化。皇帝的一些重要碑铭、文赎,很多都是用汉、满两种文字镌刻、书写的。而一种语言现象也产生了:除了有一些满语正式地进入北京话之外,更重要的是词汇、腔调、语音的融合,共同创造了大家都听得懂,都爱听的优美的北京话。
 
(本文摘自我的著作《当代北京语言史话》,当代中国出版社2008年出版)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