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50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对宋彬彬说了什么

50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对宋彬彬说了什么

50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对宋彬彬说了什么

1966年8月,红卫兵造反运动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最早造反在学校,不少红卫兵用最野蛮的方式殴打老师、校领导。其中影响最大的是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打死(现名:北京北师大实验中学,改为男女合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这是一个恶性事件。这位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基层领导经历了一生中最残酷与最后的苦难。恐怖的批斗是下午两点开始的。当年女附中学生王友琴回忆,卞仲耘等5位学校负责人跪在大操场的台子上,一个红卫兵喊“到木工房去拿棍子!”穿着草绿军装,戴红地黄字红卫兵袖箍、腰扎钉头皮带的红卫兵暴徒个个手持民兵训练用的木棍或木枪一顿暴打,直到卞仲耘被活活打死。

也许是暴虐得登峰造极,红卫兵组织得知毛泽东将在8月18日接见红卫兵,便推荐这个学校的红卫兵头子宋彬彬上天安门城楼(宋彬彬两年前向卞仲耘家属道歉,但称自己只是没有阻止)。

1966年8月18日,中共中央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有百万人参加的“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这一天,上百万各界代表在统一指挥下陆续聚集到天安门广场。广场正中的最前方是高举着《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模型的北京大学师生队伍;广场正前方则安排了来自上海、天津、武汉、广州、哈尔滨、乌鲁木齐等外地师生;而天安门城楼两侧的观礼台,则大部份被清华、北大、北航、清华附中、北京第二十五中、八一中学等红卫兵“贵族”所占据,因为他们起来造反最早,是红卫兵中的王牌部队。

    清晨五时,太阳刚从东方升起,天安门广场呈现出一派极其壮观的景象:无数的红旗迎风飘扬,象一团团、一簇簇燃烧的火焰;黑压压的红卫兵身着绿军装,脚穿解放鞋,远远望去像铺满了长安街的绿色原野。

    突然,安放在广场四周的几十个高音喇叭同时响起了《东方红》的歌声。毛泽东破天荒地穿着一身草绿色军装,出现在金水桥上。广场顿时沸腾起来,几十万红卫兵有节奏地高喊:“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喊声震耳欲聋,几公里以外的德胜门、新街口一带都能听到。

    七时许,一千五百名各地红卫兵代表接到通知,登上天安门城楼和毛泽东一起检阅游行队伍。这些青年学生欣喜若狂,和毛泽东站在一起,亲耳聆听毛泽东的声音,这是这些普通大中专学生做梦也想不到的呀!七时十六分,毛泽东单独会见了聂元梓为首的北京大学四十名师生代表,和他们一一握手。这些造反师生则以“毛主席好!”“毛主席万岁!”的欢口乎声表达自己受宠若惊的心情。

    七点三十分,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正式开始。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陈伯达在开幕词中首次称毛泽东为“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接着林彪做了充满火药味的讲话。林彪说:

    我们要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要打倒一切资产阶级保皇派,要反对形形色色的压制革命的行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们要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们要扫除一切害人虫,搬掉一切绊脚石!……

林彪的讲话不断为广场上一遍又一遍的掌声和欢呼声所打断。

但据北京市领导吴德回忆,后来毛泽东、林彪又与他谈话,

    周恩来也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讲的主要是造反的政策问题,希望革命小将既造了封资修的反,又能保持整个社会的稳定。

    在大会进行之中,北京师范大学女子附中高三学生宋彬彬跑出人群。向走到跟前的毛泽东热情地献上了一个写有“红卫兵”三个字的红袖章。毛泽东欣然接受,在宋彬彬同学把红袖章系好以后,毛泽东奋力挥起那只戴上了袖章的胳膊,双目紧紧注视着广场上的漫天红旗。新华社摄影记者立即按动快门,给后人留下了这一不可多得的历史瞬间。

    毛泽东在记者照完相后,回过头来问给他献上红袖章的女红卫兵:“你叫什么名字?”

    “宋彬彬。”女学生激动得双手有些抖。

    “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

    “是。”

    毛泽东微笑着连连摇头,说:“要武嘛。”

    宋彬彬好像明白了主席的意见,不停地点着头。

    还有一个红卫兵小将在见到了主席以后,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喊:“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毛泽东含笑地望着这个红卫兵,连说:“好,好!”这红卫兵更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跟毛泽东回话。倒是毛泽东微微一笑,转个话题问:“你们是哪一个?”

    周围的红卫兵小将一齐回答:“我们是清华附中红卫兵!”

    上面那个红卫兵缓过劲儿来了,挤过来拉着毛泽东的手说:“我们永远做你最忠实的红卫兵,我们要革命到底,要造反!”

    毛泽东笑了,笑得那样开心,那样快活。毛泽东大声地说:“我坚决支持你们!”

 

正是在煽动学生揭发老师的恶浪下,全国凡是在校内有一定成就的老师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过批判甚至殴打。不仅大学,中学红卫兵更加凶残, 1966年8月初开始的红八月把学生迫害老师的残暴行动推向高峰,在八一八红卫兵被接见后,第二天的八月十九号,北京女三中校长沙坪就被活活打死了,第三天八月二十号八中的党支部书记华锦,也是女的,也被活活打死了。沙坪死之前被红卫兵逼得喝痰盂中的水。华锦的尸体被挂在暖气上。这真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这个北京女三中就有一名校长加四名教员被害死,还有一名教员被迫害成疯子,七名家属被害死,至少两名校外人在校中被打死(该校红卫兵在外面打死北京居民还未知)。还有北京女十五中校长梁光琪被学生红卫兵活活打死,北京汇文中学校长高万春被逼从4楼跳下身亡。短短十几天北京的学生把老师迫害致死的超过百名,可见,文革引导学生对老师造反无异于大规模的伤害和杀戮!

“八·一八”,成了号召青年学生造反的动员和誓师大会,它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此以后,以红卫兵为主的革命造反运动波澜壮阔地在整个社会、整个中国展开了。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