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不能这样不尊重我们自己的足球史!

不能这样不尊重我们自己的足球史!

       不能这样不尊重我们自己的足球史!

不能这样不尊重我们自己的足球史!


60年前就名声如雷贯耳的老国门张俊秀83岁了,他曾经是中国国家足球队正选门将,也是第一个被国外媒体誉为“万里长城”的运动员,同时还是运动员中第一个人大代表,并且一干就是三届。

我是最近在友谊医院病房采访张俊秀老人的,尽管以前多次采访过他,唯独这次有些伤感,当年镇守龙门如此矫健的运动员如今已经多日躺在病床下地艰难。

虽然病重,但张老精神尚好,他得知我要采访他1954年中国足球队留学匈牙利,给中国足球带来质变的岁月,语重心长地说:“这都是中国足球标志性的事件!咱们的媒体往往不注意挖掘历史,只关注职业联赛的花絮,很多跑足球的记者对中国足球历史都很生疏,足球历史和足球文化都很重要,它是中国足球的基石和延续。人家匈牙利对这个事件很重视,2014年匈牙利出资邀请我们几个当年的小伙儿如今的老翁重访故地,我们激动极了,有的留下追忆的泪水。人家还拍了纪录片在匈牙利播放,可是我们作为受益者却茫然不知,甚至没有一家电视台愿意播放这部纪录片。”张俊秀接着说:“可是大家知道吗?那一次留学是把中国足球从落后引向现代的关键举动,我们都评价,我们进入匈牙利是业余队,出了匈牙利已经是专业队了。

那批中国足球运动员在后来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都是中国足球界的中坚力量,现在有相当一批已经离开人世。

病榻上的张俊秀说:“50年代我和年维泗、张宏根、张京天的工资是88.16元,在当时是‘贵族’,如今的收入和事业单位科级干部差不多。在匈牙利留学,那时根本没有想到会老、会病,那时的生活充满阳光。60多年过去,我问心无愧的是,我拼搏一生,从未伸手向组织上要过个人待遇。我现在的生活得很知足,只是伤残疼痛折磨着我,多年超负荷的大运动量训练和身经百战中,身体多处受伤,腰椎间盘磨烂,每天靠止痛药维持。更为严重的是我在局医务处大夫牵引治疗时,由于力量过重,顿时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如今脑梗更加痛苦。困难归困难,慢慢克服吧,我们的青春是灿烂的,到老了也要继续坚强!”

我们盼望张老早日康复!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