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金汕 > 富力的炎热利器也自受其害

富力的炎热利器也自受其害

富力的炎热利器也自受其害

国安客场与富力的比赛双方都像两腿绑了沙袋,跑得慢又各个气喘吁吁。对于国安来说,1比1可以接受,总积分终于保持了对富力的微弱领先优势,也保持了谢峰接盘后不败。

真不知富力为什么这么玩儿,大夏天的下午3点半比赛,炎热的天气加湿度,对双方运动员的身体都是考验,比赛的精彩程度也大受影响。年富力强的张呈栋赛后在微信里感叹,这样的天气弄不好会死人的。我想,所有场上的运动员都很难受,而富力这么干是有传统的。过去曾利用这个利器争得亚冠名额,今天则利用这个利器保级了。使用这种折磨双方球员的手段终归效果有限,同样在广州,恒大就基本把夏天的比赛安排在夜间,他们笃信实力才是硬道理。

利用主场优势是必然的,但不应过分,十几年前的甲A就有些球队想尽了办法。2001年四川商务通与大连实德的比赛本来前者劣势,但谁也没有想到大连会输个0:3,因为8年甲A联赛大连也没有现过这么大眼。这固然与主力球员伤病多、郝海东受伤下场、中青队队员上调有关,但主队利用充分南充赛场也是取胜的重要武器。南充的确具备了给对手制造麻烦的诸多条件,首先它远,从东北大连到赛地西南南充,实德队总共花了20个小时。他们乘3个半小时的飞机到成都,在成都一家酒店匆匆过夜,早晨7点就起床,再赶4个半小时的火车,在南充以逸待劳的四川商务通球员当然占了不少便宜。果然,大连实德球员总是打不起精神(这当然与四川商务通的良好发挥与充沛体力有关),他们不像以往虎虎有生气,反而蔫头耷脑,像服了催眠药。科萨这位平日狂傲的教练见到球队一筹莫展,也一改输球后暴怒的形象,反而在大局已定后发出半是无奈半是讥讽的微笑。只是一贯放大炮的郝海东继续表现了胆略,他说:“中国足协的职能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批准到南充这种地方来打甲A联赛?”

尽管大连实德一肚子火,但无论从法律还是惯例来看,大连实德都是无可奈何。不仅四川商务通这么干,全世界都这么干。谁对墨西哥、玻利维亚的高原战略都毫无办法,西亚也利用炎热天气(但很大程度在于这些国家别无选择)。中国队这一年对印尼安排在昆明也是想让对手别扭,国家之间的比赛可以如此,地方队为什么不可以效仿?国内联赛,那时八一和红塔都成功地利用了高原武器,而四川商务通的成功也为其它队提了个醒儿,今后一定要用主场优势让对手疲惫。我当时撰文调侃,四川商务通甚至可以考虑到阿坝藏族自治州打主场,山东鲁能不妨在沂蒙山开辟个主场,陕西国力可以考虑到革命圣地延安,大连把赛场弄到金州也会管用,上海迁到崇明岛让对方坐车又坐船,最大的城市北京迁到海拔1800多米的百花山,在那里建个球场可以做到。

幸亏各地没这么干,而四川最终也降级了。这说明,这种利器不是永远管用的。富力历来把夏季下午比赛当作取胜利器,有一段还管用,今年有点反受其害,因为自己的球员也不是耐热机器,今年主场成绩终于不好了(6个主场才拿6分,1胜3平2负),看起来富力这一手不灵了,也该思考一下这么玩儿有什么好处?

 

 

 

 

 

 

 
推荐 1